香江紫荆影视传媒


上美丽乡村:吐京村——香港卫视山西

2018-02-04 17:45:08    责任编辑:香港卫视山西    字体:

  香港卫视山西讯:孝义的村庄大多历史悠久,是孝义灿烂文化的发源地,更是农村居民难以释怀、寻根问祖的情系地。一个村庄的老宅、公房、水井、学堂、磨坊、碾坊等等,都有特定的历史,都是物质文化遗产,还有手工艺、民风民俗、民间传说等非物质文化遗产。1992年以来,随着孝义经济与社会快速发展,城市建设、集镇建设、新农村建设、小城镇建设步伐加快,以及市域城镇化战略的实施、地质灾害治理和压煤村庄搬迁,城市规模迅速扩展,城镇化率显著提升,一批批村庄快速消失。为此,当务之急的是抢救村落文明,让乡土记忆和时代变迁在这里一一展示,使孝义的文化根脉得以薪火相传。

  吐京村位于孝义市城区西10公里处,东经111°06′,北纬37°07′,属兑镇镇,南靠孝石公路,北与高阳矿相连,东邻下吐京村,西毗桑湾村,是兑镇镇的东大门。介西铁路自东向西贯穿而过,交通十分便捷。

  历史渊源

  吐京村,原名刘家里,得名于汉代。据史料记载,汉高祖刘邦建立西汉后,大搞“大封同姓”,其属下及不少刘姓者及友人也都受了封,所得封地大小不一。据传,今吐京一带即为当时受封之地,故名刘家里。北魏太平真君九年(448),魏太武帝拓跋焘置吐京郡(今石楼县), 魏孝明帝孝昌二年(526)为胡人所破,吐京郡遂寄治西河(今孝义西二十里,即今上、下吐京村),并派吐京镇守将军穆罢领兵戍守。北齐天保七年(556)吐京郡废。吐京郡迁此地时,有大量随郡随军人等迁入,后将村名刘家里改为吐京村。又据大贤寺碑志载,曾改为上吐荆村,年代不详。

  据考证,当时上吐京村地域庞大,人口居住密集,村内寺庙齐全,有大贤寺、常静庵、西天古佛庙、龙王庙、老爷庙、横山庙、东西道场、山神庙。建筑依山傍水,结构布局严谨,有东门、西门、“丁”字门,有元宝桥,西域古道驿站——茶房。最高处有寨垴瞭望台。现存有原刘家三进院古宅两处,保存完整,具有一定的考古价值。

  据上吐京村大贤寺碑志,即清道光九年(1829)三月《重修正殿两节新建乐楼功德碑记》载:“县治西有上吐荆村焉其山明其水秀其地灵人杰原系田子方之故址也”。

  据清雍正四年(1726)《孝义县志》载:田子方,名无择,师从孔子弟子卜子夏,与卜子夏、段干木俱为魏文侯的老师。初事魏文侯,性情耿直,不阿谀奉承,善于进谏。上呈治国方略,魏文侯经常向他请教。继任齐相国,国富民强,齐国大治。他为人刚毅果决,傲王侯而轻富贵,闻名诸侯,声望名于当世。世称田氏后裔,有子方之遗风焉。

  《战国策》《资治通鉴·周纪》载有田子方进谏魏文侯和诫子击的故事。魏文侯在位时,魏文侯和田子方一起饮酒谈论音乐的事。魏文侯说:“钟声不协调了吧?左面的声音高。”田子方笑了起来。魏文侯说:“为什么笑?”田子方说:“臣下听说,做国君的明理就喜欢治官之道,不明理就偏爱音乐。现在您对音乐辨别得很清楚,臣下恐怕您在治官方面有些聋了。”魏文侯说:“对,敬听您的教诲。”

  魏国的太子子击一日出行,在路上遇见老师田子方,下车行礼拜见。田子方(却)不还礼。子击怒气冲冲地对田子方说:“富贵的人能对人骄傲呢,还是贫贱的人能对人骄傲呢?”田子方说:“是贫贱的人能对人骄傲!富贵的人怎么敢对人骄傲呢?国君如果对人骄傲,那么就要失去国家,大夫如果对人骄傲,那么就将失去封地。失去他的国家的人,没有听说有以国君的待遇对待他的;失去他的封地的人,也没有听说有用大夫的待遇对待他的。贫贱的读书人,说的话不中听,行为不相合,就穿上鞋子离去,到哪儿不是贫贱的呢!”子击于是向田子方道歉。

  古寺庙

  大贤寺,位于上吐京村,为清代建筑。据现存碑文记载,天王殿重修于清康熙十六年(1677),龙王殿重修于咸丰五年(1855)。寺院坐北向南,东西长58.58米,南北宽43.5米,总占地面积2548平方米。山门建在砖砌高台上,为砖砌拱券窑洞,窑顶上建有木构行廊。整体建筑布局为三进院。一院为天王殿,面宽3间,进深四椽,单檐硬山顶,梁架为四架梁前单步梁,檐柱间设木雕雀替,砖雕墀头。供佛教四大天王,殿前有韦驮菩萨站像一尊;穿过殿堂为二进院,殿堂塑有哼哈二将;第三院为正殿——大雄宝殿,三大间无梁殿,前有出檐,宽9米,深7米,4根木柱支撑,殿内供奉释迦牟尼、无量佛和药师佛等。寺院两侧有东西配殿,内供十八罗汉。东配殿包括龙王殿、老爷殿。龙王殿为三间拱券式窑洞,前有走廊,猫头滴水俱全。殿内供有龙王爷、马王爷像等,马王爷像前有一头泥牛,殿内空中有横梁,梁上盘有两条巨龙。老爷殿内供有关公像,有桃园三结义、护嫂寻兄等壁画。西配殿为两层砖砌拱券窑洞,一层三间,中间供有大肚弥勒佛,东西两间一间供僧人居住,一间为厨房,二层三间,中间供观世音菩萨,东西窑为藏经楼。配殿背后建有暗窑。现寺内多数殿宇坍塌,仅存天王殿、大雄宝殿、龙王殿和老爷殿、山门建筑主体。2006年9月被确定为孝义市第三批文物保护单位。其泥牛不翼而飞、壁画成精、龟身龙头的传说故事,一直流传至今。

  常静庵,位于上吐京村西白马神沟内,建筑年代不详。清顺治年间修复。该庵依山势而筑,坐东北朝西南,二进院布局,砖砌拱券窑洞式建筑。东西长29米,南北宽36米,总占地面积1044平方米。中轴线上建有正殿,两侧有一、二进院。正殿上建窑洞两层,共三层。一层地势平坦,窑顶上建砖砌挡土墙。每一层院均有无梁殿三间,前有出檐,出檐由四根木柱支撑。出檐上方为硬山顶式,有角兽。殿堂内供有佛教诸佛和道教神像。整个庵院砖雕、木雕精美有致,壁画栩栩如生。一层除正殿外,有东西厢窑五孔,供尼姑住宿和庵事执事公用。通往庵的山道两旁,古树参天,绿荫蔽日。2006年9月,被确定为孝义市第三批文物保护单位。现庙院整体布局基本完整,各建筑主体基本稳固,为市境内唯一的庵庙。

  据传,明末清初,有位老和尚来到上吐京村,声称是昆仑山下来云游四海的明智法师,授如来佛祖第七十二代弟子昆仑山智远师傅之意,去东方传送佛经。且医道高超,所到之处化缘修善,治病救人,接济灾民。来到上吐京村,近一半百姓聚集听他传授佛经或求他看病。村中刘员外还摆上酒席,热情款待。席间法师一番谈古论今,令刘员外等人目瞪口呆。闻讯赶来一些妇女,皆为早年因村里发生瘟疫,死了男丁的孤儿寡母或老弱病残,跪地求法师指条活路。法师将化缘的银两赠予急救,并向刘员外要文房四宝,写下呈文,让刘员外逐级上报,恩请建庵,划出庵地,让她们集中开垦,自食其力,并在庙内修身养道。此外,称上吐京村这块风水宝地,有九沟八坡,此乃白马神沟,可建庵庙。三个月后,圣上恩准,在白马神沟建庵庙一座,取名“常静庵”。划地五十亩,归庵庙管辖耕作,允员十八人,由刘员外监造。历时两年,庵庙落成,开光时各州城县府官员前来恭贺。随之香火旺盛,求神拜佛人员络绎不绝。

  西天古佛寺,位于上吐京村南山脚下,依山傍水,与村庄隔河相望,总建筑面积2600平方米,孝石公路从寺前由东向西贯穿而过。据碑文记载,该寺始建于清乾隆五十二年(1787)。相传有年天大旱,春夏无雨,土地干裂,民皆求神祈雨,望眼欲穿。一日突降甘霖,村民纷纷冒雨上街,拍手称庆。时见兑镇河中有山洪汹涌而来,波涛中有红光闪烁,直至南山脚下。翌晨,山洪退去,村民发现南山脚下的淤泥中有一尊铸铁佛像,坐南面北。众人方悟原是佛祖降临风水宝地,赐福人间。于是周边村民纷纷前来跪拜祈福。是年秋大获丰收,村中耆老倡议村民筹款为铁佛建造寺院,享受民间供奉。寺院建成后,前来祭拜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香火日盛。然近代以来,外敌入侵,内乱纷起,兵燹连年,佛事日衰,住持离散。殿宇坍塌。20世纪50年代,铁佛丢失,文化大革命期间寺院又遭破坏。70年代深翻土地时,发现铁佛并交由市博物馆收藏。2012年春,村委筹款120余万元在原址重建西天古佛寺,工程于2012年秋动工,2014年夏竣工。为古佛新建殿宇,重塑金身,比原寺院更加宽敞而宏伟壮观。

  古建筑

  元宝桥,北魏前,孝义通往西域古道一直是沿孝河的水路向西而行。途经上吐京这段河滩路,行人车马昼夜不停,特别是驮烟卖炭的车马。冬夏两季最难行走。夏天山洪阻挡,冬天河道封冻,车马行走在车轧壕内,一不小心车轱辘掉进窟窿中,冰面上滞留下长长的车队,车夫们饱受冷冻和拽车之苦。上吐京人每年冬天在河道上搭起木头桥,方便过往车马。后来,有年冬天村里有威望之人商议架桥,苦于贫穷的百姓拿不出银两,有人提议并获得大财主刘德乾的支持,由其出钱兴建,推荐张庆和主办。刘德乾的善举鼓舞村人家家户户投工。翌年春在村东河上开工架桥,待桥基挖好后坑内水流不断。上游河水堵住,挖渠排水改道也无济于事。三天过后刘德乾来到工地,正为淘水束手无策之际,来了一位老和尚,经他指点,刘德乾派人取出一个二十两的元宝堵住水眼,顺利施工。桥建好了,大大方便了过往客商和车辆。故得名“元宝桥”,并驰名陕甘及汾平介孝至今。

  东门、西门,建筑年代不详。唐武德三年(620),宋金刚部将尉迟恭镇守白壁关时,在白壁关正南五里之山巅,设有南营寨,正西十里有入吕梁山东之口上吐京。此乃交通要塞和兵家必争之地。魏孝明帝孝昌二年(526)石楼郡为胡人所破,遂寄治于此,并派吐京镇守将军穆罢领兵戍守。时战争频繁,上吐京建有东门、西门、丁字门,寨垴瞭望台,以防御盗贼乘虚而入和土匪抢劫,以及两军交战时入村扰害百姓。1950年国家勘察修建孝午二级战备公路时,将东门、西门全部拆除。20世纪70年代,孝午公路再次扩建,将丁字门拆除。

  上吐京茶房,北魏太平真君年间吐京郡寄治于此。出西河西门由官方指定设置三处茶房,即上吐荆(今上吐京)、石相(今石践)和楼底(今西泉)茶房。第一处古道驿站为上吐京茶房,提供茶水和住宿停车。时孝境隔二十至三十里间设一处,这条古道通往双池、回龙等地,过黄河通往陕甘、宁夏、河西走廊,连接西域“丝绸之路”,向东通往晋中、河北等地。

  “过了元宝桥,看到古佛庙,吐京茶房歇一歇,和贵饭铺吃一吃……”这里曾流传着一段民谣,是汾平介孝等众多过往商客对上吐京的描述。上吐京茶房建在河北岸古道旁,坐北朝南,四合院建筑结构,院中正面五间正窑,中间三间前半间是窑洞,中间过厅,两面住人,后面无梁窑,正上窑有古代式窗栏,正院西窑是厨房,中间三间无梁窑是茶厅、饭厅。正院东窑是库房。院东西各三间窑洞,是客房。东面门道后塑弥勒佛像。院中心建韦陀阁。茶房外东面有一块大的平地,筑两米高土围墙,供骆驼车马休息之地。逢春秋过往行人客商、货车络绎不绝,小商小贩拥挤不堪,好一派繁荣景象。茶房东边开饭铺,店主禹和贵,山西武乡人,善于经营,饭菜可口,便宜实惠,生意兴隆。吸引村人张有智、杨贤茂在两边各开饭铺,经营饼子、火烧、稀粥等地方小吃。故而此茶房闻名于西域古道及汾平介孝。

  白马神沟

  白马神沟,位于上吐京村北,东经111°40′58.6″,北纬30°07′25.5″。总面积约2.5平方公里,沟深3公里,有九沟八坡。南靠孝石公路、介西铁路,交通便利。

  传说,很久以前,一天中午红日高照,天空荡着小块黑云,忽然一声炸雷巨响,瓢泼大雨在白马沟上空从天而降,瞬时洪水涛涛,顺沟流出。村里在田间干活的人们,看到洪水,感觉奇怪,纷纷往沟里走并探个究竟。这时雨过天晴,深沟处一道彩虹飞架,人们眺望之余,发现天上飞来一匹白马,飘落到半山腰间,低头吃草。这是谁的马呢?老人们催促年轻人,爬坡去追,追到半山腰马不见了。四处观望,后山深处隐约可见,沿山林追到沟尾没有追上。白马膘肥体壮,貌相很好,行走如风,腾云驾雾,追的人感叹真乃一匹神马。神马的出现,给白马沟增添了神秘色彩,也给上吐京村带来了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太平年景。后来,一些善男信女每年二月初二,将白马沟的马王爷和山神爷一并祭供,流传至今。

  20世纪70年代,解放军51291部队驻扎在沟内,建造装备库,总建筑面积1.01万平方米,其中办公楼1栋、军营房30间、洞库15孔、平面库6栋、深井两眼、平房47间、靶场一处等,沟内建有常静庵。现在沟内植被完整,松、柏、杨、柳树木等乔灌木成林,果树繁多,每到秋季硕果累累。具备旅游开发和野外生存体验的优良环境。

  历史沿革

  上吐京村,明万历年间,隶属宣化坊贤者里。清乾隆年间,属独贤里;清光绪六年(1880),属正西乡;1919年,实行区村制,属四区;1947年阎政权时,属京城乡。新中国成立后,全县划为8个区,属三区。1950年8月,撤销区村制,实行乡村制,全县设69个乡,属上吐京乡;1953年6月,全县划为42个乡,属韩家滩乡;1956年3月,全县合并为33个乡,属韩家滩乡;1958年10月,实行人民公社化,属兑镇公社。1984年6月,实行乡镇制,属兑镇乡;1985年10月,兑镇乡与兑镇镇合并,属兑镇镇至今。

  民间故事—三人哭活紫荆树

  相传,战国初期瓜衍县刘家里,即今上吐京村,田子方在此居住。田家乃书香世家,早年致仕在家。膝下有三子,均好学喜文,学业有成。长子田广荣和次子田广华,分别在县邑从事笔吏、学馆之业,三子田广富,则在村私塾执教,并经营着家中几十亩良田和两处院落。田子方在村里,急公好义,乐善好施。日子过得四时如意,八节安康。

  其时,三媳张氏,终年帮丈夫打理家事。但有件不遂心的事,就是宅院虽宽绰,但分不出哪处是自己的;吃喝虽不愁,但天天得同公婆一起生活,甚觉不方便。早想分家另过,但父亲说过“要分家,除非紫荆树死了”的那句话。原来,这田宅庭院中,有株紫荆树,系早年供观赏移栽而来。田子方常常将本家族在当地卓尔不凡的声誉,喻作庭前的紫荆树,他十分珍惜与维护着全家的兴旺与康宁。张氏眼看这紫荆树,年年枝繁叶茂,生机盎然,怎会平白无故枯死呢。她迫不及待,对紫荆树暗用心计。起初,她趁人不备,熬些花椒水,浇于根部,后将根部覆土挖松挖浅,多次用大量滚烫水灌入。此紫荆树,属小乔木,根系并不发达,经张氏暗地一折腾,于是便枝凋叶疏起来。

  这一年,值田子方古稀之年。早几天,兄弟三人就张罗着为父筹办七十寿诞。但见其父愁容满面,闷闷不乐,问其原故,才知是因庭前的紫荆树日见凋谢而伤感。三人来到紫荆树前,果见花残叶黄,呆呆望了半天,终不得其凋零之故。想这紫荆树,岁岁花开花落,为他们送来了芬芳,带来了欢乐。而今他们的家业与事业正欣欣向荣,如日中天,而紫荆树却遭此厄运。他们抚摸着那伤痛的枝条,眼巴巴地望着它那毫无秀色的花丛,情到深处,三人便不自主地涌出了泪水,伤心地哭了起来。全家人见他兄弟三人,久久围在紫荆树下悲痛不已,也便一个个围拢过来,一起跟着哽咽抽泣。紫荆树本为他人陷害而致枯萎,现今,有全家老少,休戚相关地为他如此动情悲悯。说也奇怪,具有灵性的紫荆花木,竟被感动的无风而微微自舞起来,一时枝条摆动,微风习习。此情此景,把众人惊奇的目瞪口呆。田广荣赶紧提起身旁一桶甘泉水,浇入池内,和着他们的泪水,融融渗入到花木根际,大家眼睁睁地望着眼前的变化,不到一个时辰,这棵紫荆树竟努出了新叶片,现出了新花瓣,开放出一簇簇蝶形紫红花儿。紫荆树死而复生的奇闻异事,很快传遍四乡,人们纷纷前来观赏。

  紫荆树的活复,为田子方七十大寿增添了无限的光彩。兄弟三人特亲手为神奇的紫荆树披红挂绿。那红底金字大寿幛,就安放在紫荆树前,桌案上红烛高烧,紫香缭绕,庭前摆满琳琅满目的寿礼。在爆竹和鼓乐声中,田子方领着全家人等,向有情的紫荆树举行了敬拜仪式,给予紫荆树最高的殊荣。从此以后,一家人对紫荆树倍加呵护,紫荆树开的花比以往更加娇俏。分家之事无人再提,田家人丁兴旺,五世同堂,其乐融融。(韩俊萍)

来源:香港卫视山西

编辑:淑静

  • 资讯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