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紫荆影视传媒


责任与爱好

2018-03-13 16:32:17    责任编辑:淑静    字体:

   沈聪祖

  “叮铃铃,叮铃铃……”听着电话那头叮铃铃地声音,我烦躁地踹了一脚桌腿。

  “叮铃铃,叮铃铃……”还是没人接,我只好挂断,转头又拨老婆娟子的电话。

  “喂?亲爱的,妈可能这会正忙呢,没听到电话,你再坚持会哈,我再联系妈,让她赶紧回家。”

  “你可快点,我是看不了这小子了。刚扒下裤子换尿不湿的功夫,就给床上拉了一堆臭臭,现在还哇哇哭着要喝奶,赶紧叫他奶奶回来帮忙,真是的,我哪能顾得过来嘛。你听,哭得嗓子都哑了。”

  “哎,好好,马上联系。”安抚了娟子,我赶紧再次联系老妈,还好这次接得蛮快:“喂儿子,什么事儿啊?”

  终于接通了,一声响亮的“我是蒙古草原上,火火的姑娘……”立马轰炸而来,怒气上涌,我忍不住吼道:“妈你还知道接电话啊,打了好几个一个不接,孩子在家嗷嗷哭,你就惦记你的广场舞,有你这样当奶奶的吗?”

  吼完之后良久,对面听筒里都只有广场舞音乐那烂俗的旋律在咆哮。

  “喂,喂?能听到吗?”我以为音乐太大声,老妈没听到。

  “能,我这就回去。”过了许久,老妈又轻又低得声音才传过来。我心里有一瞬异样,但随即又很快忽略,算了,人回去就好。

  而从那天我电话里发过火以后,老妈饭后再也没出去过。即使娟子下班早,甚至周末全天在家时,老妈也不再出去。对此我有点疑问,但没多想,毕竟娟子笑了,孩子哭得少了,家里不一团糟了,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直到十几天后,我出差回家,路上遇到隔壁的王大婶,她问我:“小虎,你妈妈为什么突然退赛呀,都排练好久了呢。”

  “啊什么比赛?”我一头雾水。

  “就是广场舞比赛呀,小区里你妈妈的广场舞跳得好,居委会想让她带我们去参加市阳光杯广场舞大赛,本来初赛都进了二轮,可她突然说不爱跳了要退出,谁信呀。”

  “什么?我妈没跟我们说过。”嗓子有点涩。

  “好可惜的。之前你妈妈还跟我说,坚持跳舞以来,她的动脉硬化好转不少,血压也稳了,而且不用一个人闷在家里,有爱好有社交,精神状态好多了。可现在呢,舞不跳了,居然还临时退赛,多好的机会哟。”

  “大婶,这不我家情况特殊,有小孩嘛,帮带小孩来着。”我努力地挤出句话,脑子里却模糊记起以前妈妈给我指着她腿上弯弯曲曲筷子粗的血管,说是动脉硬化,又记起老妈有次跟大姨电话时提到血管平整不少。可我,却从来没上心过。

  “特殊个啥,谁家没有小孩似的,娟子晚上回来完全可以一个人带嘛。”

  “一个人怎么能看住孩子?”

  “你妈妈白天十多个小时都过来了,晚上一个半小时,你们怎么就不行了?”

  是啊,白天那么长时间,老妈要带孩子,要做家务,要准备晚饭,不都一个人过来了吗?为什么晚上老妈去跳舞的一个半小时,我们就不行了呢?是我们对老妈太依赖,还是我们只是习惯了老妈为我们的无限付出,却总不愿去设身处地为老妈着想呢?

  “谢谢您,王大婶,我妈今天应该会去跳舞。”

  “真的?太好了,下场比赛在三天后,以你妈的功底,练练肯定没问题。”

  回到家,我看到儿子正躺在妈妈的臂弯里熟睡,妈妈正盯着搁得远远的手机。见我进来慌忙道:“我看会广场舞视频,静音,不会吵着孩子的。”

  我眼睛一热:“妈,我跟娟子商量了,让她上上育婴课,晚上一个人带孩子,你继续出去跳广场舞吧。之前是我们的不对,不该剥夺你所有的时间和爱好,以后我们会多分担点,你就放心去比赛吧。”

  “妈,我这几天进步可大了,一个人带孩子完全不在话下哦。”娟子拎着一双崭新的舞鞋进来,笑嘻嘻地道。

  “哎好好。”

  我看到,妈妈的眼睛湿润了。(完)

来源:香港卫视山西

编辑:

  • 资讯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