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紫荆影视传媒


我的“小偷”父亲

2018-03-16 17:54:20    责任编辑:淑静    字体:

   文/闫晓琴

  我8岁那年,在外地工作的三伯伯回老家探亲,除了给每个亲人都带了一份礼物外,给我的父亲特别带了一份贵重的礼物。三伯伯边把礼物送到父亲手里,边对大家说:“我的命是六弟偷来的粮食换来的,没有六弟,就没有我的今天,更没有我们这个大家族人的幸福。”被我尊敬崇拜的父亲居然是个小偷?我好像当头被人敲了一棒。在我错愕的目光中,三伯伯给我讲了一个好多年前发生的故事。

  那是1960年,在那个物资困乏的年代,饥饿的人们把树上的树皮都扒下来吃光了,饿死的尸骨随处可见。血气方刚的父亲为了保住一家人的性命,爬上一辆运输粮食的火车,冒着生命危险偷回来了半袋大米。一家人靠着能照见人影的大米粥,居然艰难的全部活了下来。

  三伯伯拍着我的肩膀说:“丫头,你说你的父亲是英雄还是小偷啊?”我微笑着崇拜地看了父亲一眼。

  小时候母亲偶尔有事照看不上我,父亲就会带着我上班。父亲是医生,隔三差五就要上夜班。我们住在医院家属院,离病区也就几分钟的路程,经常有偏远乡村的病人住院时忘记带生活用品。七八十年代的人普遍都穷,舍不得花钱去买。父亲就把家里的物品送给经济困难的病人用。有一次父亲值夜班时又给一个山区的孩子回来煮鸡蛋时被母亲看见,母亲没好气的说:“你这个人胳膊肘就知道往外拐,我们家也不宽裕,孩子正在长身体,你却把东西拿给外人吃。”父亲不好意思的说:“那个孩子也可怜的很,以后其他病人也再不管了。”母亲也是好心人,听父亲这么一说,也觉得过意不去,就不再说什么。只是父亲虽然做了承诺,该帮的病人还是照帮不误,家里的红糖,鸡蛋照样的“丢”。

  一次我和母亲去买菜,一个被父亲帮助过的病人认出了我,挑出最好的菜执意要送给母亲,还赶回家宰了一只老母鸡。母亲不好意思的说:“就几个鸡蛋,不用这么客气。”买菜的男人感激的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龙医生的大恩大德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父亲的锦旗挂满了整个诊室,有一年父亲还被卫生部门评为省里的先进工作者。我开玩笑说:“爸,你这么多荣誉都是‘偷’东西得来的啊?”父亲笑呵呵地说:“臭丫头,你也给我偷一个试试。”

来源:香港卫视山西

编辑:

  • 资讯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