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紫荆影视传媒


千斤重的存折

2018-05-16 18:50:31    责任编辑:淑静    字体:

   文/郭慧

  我和佳玮是通过相亲认识的,开始我对他并不是太满意:他长相一般,话也不多,看上去朴朴实实的,一点也不像我梦中的白马王子。但爸妈却非常看好他,说他工作勤奋,老实稳重,很适合过日子,而且他家境不错,家里经营着一家中型商店。妈妈有点不好意思地对我说,佳玮没有母亲,这样的家庭最适合为人单纯却任性固执的我了,因为嫁入这样的家庭不会有婆媳矛盾。在和佳玮相处了半年后,我觉得他确实不错,于是,便顺理成章地结婚了。

  结婚前,商店里的看店、收款以及财务等相关工作都是公公负责的,婚后,公公便让我接手了这些工作,他则和佳玮一起负责店里的业务和采购、送货等事务。虽然工作由我接手了,但是,每天结帐后,我都要把当天店里的营业额全部交给公公。平时我和佳玮用钱,便去公公那儿取。虽然公公对我们用钱既不多问也不限制,但是,时间一久,我便对这种状态有点不满了。

  有一天,我对佳玮说,“老公,你能不能跟爸爸说一下,以后店里的收入由我来管理?现在这样太麻烦了。”佳玮没同意,他说这间店是爸爸的心血,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怕爸爸会有想法。他劝慰我说:“你别多想,我们是一家人,钱放谁手里都一样。”

  虽然佳玮说得有道理,我也不缺钱用,但是没有收入我心里总是不痛快。因此,有一次我把当天的收入交给公公后,忍不住对他说:“爸,要不以后你每个月给我开点工资吧?”。

  公公听了,愣了一下,但很快便回过神来,马上同意了。他不但给我开了工资,还给佳玮也开了一份。当天晚上,佳玮对我大发脾气,他骂我不懂事,说我不该向爸爸要工资,还说我这样做太伤爸爸的心了。我既伤心又委屈,觉得佳玮不可理喻,只知道维护他爸爸,一点也不为我着想。一气之下,我抱起被子便到客房去睡,并且暗下决心:如果佳玮不改变他的态度,不向我道歉,我就不回房。没想到我固执,佳玮比我更固执,这一睡,就是大半年。

  公公和我们住同一幢楼房,他住一楼,我们住三楼。因为我和佳玮的表现都和平时一样,所以公公并不知道我们分房睡的,他时时盼着抱孙子呢。虽然他从来没在我面前表现出来,但是有好几次我都听到他悄悄地问佳玮,还劝佳玮和我一起去做检查。佳玮总是很敷衍地说他知道了,然后便找借口躲开,留下公公在那儿叹息。这时,我心里总会涌起一种说不清的情绪。

  妈妈对我结婚将近一年还没怀孕的事情也很着急,经常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一再地提醒我佳玮是独生子,叫我身体有问题就要去治,不要耽误了。终于有一次,我忍不住把我们分房睡的事情告诉了妈妈。妈妈不敢置信地问我:“你俩就因为这点小事分房睡了大半年?” 我对妈妈说:“这可不是小事,通过这件事,我觉得他心里根本没有我,只有他爸爸。”妈妈说:“你可别胡说,佳玮是个孝顺的好孩子,你得多体谅他。”

  妈妈看我一副不解的样子,叹了口气,告诉了我一段关于公公的往事。

  公公年轻的时候,娶了邻村的一位大美女,然后生了佳玮。相貌平平的公公非常疼爱佳玮妈妈,对她也很信任,把家里的所有财物都交给她保管。可是,有一天,佳玮妈妈却突然和家里的财物一起失踪了,那时佳玮还不到一岁。公公非常担心,怕她遇到不测,于是发动了所有亲友一起帮忙找人。

  找了几天后,终于得到确切的消息,得知佳玮妈妈是带着钱物和她以前的恋人一起私奔了,整条村的人都惊呆了。没人知道公公那段日子是怎样过的。过了大概半个月,公公便把佳玮交给佳玮奶奶抚养,自己则正常工作了;他不但不追究佳玮妈妈的责任,甚至对整件事情都绝口不提。只是经过那次之后,无论旁人怎样劝说,他也不愿再娶妻,也不肯把自己的钱财交给别人了。

  妈妈说,其实佳玮和我相亲的时候,她就知道了这件事。她和爸爸都觉得公公人品不错,而且佳玮也确实适合我,所以才放心地让我嫁过去的。

  我没想到公公有过这样的经历,听完后,我便明白佳玮为什么不愿向公公提出让我管钱,也明白佳玮为什么会在我要求公公给我开工资后大发脾气了。我突然觉得自己很不孝,心里愧疚极了。妈妈说,你别再任性了,回去和佳玮好好过日子吧。我点头,并暗暗下决心:日后一定要和佳玮一起好好孝顺公公。

  当天晚上,我把自己的被褥从客房搬回卧室时,佳玮像个傻瓜一样咧开嘴看着我笑,直到我叫他帮忙,他才回过神来,接过我手里的被褥……

  三年后,公公在他六十大寿的寿晏上,当着所有亲戚朋友的面宣布:“我六十岁了,该退休了,从今天起,我要留在家里陪我的大孙子啦!”两岁的儿子听了,马上从我怀里溜下来,跑过去爬到他爷爷的膝盖上。公公亲了儿子一口,然后拿出一本存折,对儿子说:“快帮爷爷把这个拿给妈妈,以后店里的事、家里的事,就全都交给你妈妈啦!”

  我吃了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儿子已经跑过来把存折往我手里塞了。我不知所措地看着公公,只见他微笑地对我说:“快拿着,把这个家交给你,我放心!”

  我转身看佳玮,他看着我轻轻地点了点头;我再看周围的亲友,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拿着吧,今天你公公六十大寿呢,别逆他意!”

  我心中涌起一阵感动,鼻子一酸,泪水便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怎么忍都忍不住;我用颤抖的双手接过存折,感觉它沉甸甸的,仿佛有千斤重……

来源:香港卫视山西

编辑:

  • 资讯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