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紫荆影视传媒


秋来豆汁浓

2019-10-09 17:38:09    责任编辑:    字体:

   秋日的早上,天气微凉,晨练回家的路上,卖早餐的摊点上热气腾腾,那豆汁香气悠悠袅袅,牵引着我的思绪……

  小时候,每天晚上,爹称出几斤黄豆,放到大盆里,用水泡着。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黄豆被泡得鼓鼓胀胀,我们一家人就起床忙活开了!

  娘舀一盆水,冲洗干净家里那台石磨;爹把泡好的黄豆捞出来,端到石磨旁边,再提来一桶水。挖几勺黄豆,把石磨上的一个圆洞装满,爹推起磨杠,让石磨转动,和着清水,将黄豆磨成浆。

  推磨很辛苦,通常由爹和娘两人操作,一人推着磨杠,不停地转动石磨,一人负责加黄豆和水。一圈又一圈,慢慢地,白嘟嘟如雪般的豆子浆液,沿着石磨的四周流下,滴落在磨下面那口大铁锅里。

  很自然地,我和姐姐也帮着爹娘推磨。爹娘疼孩子,就规定按岁数推,比如,爹38岁,就推38圈歇一会,娘37岁,就推37圈,如此一算,姐姐推十圈,我只推八圈。爹娘还高兴地说:“两个闺女成小帮手啦!”

  卖豆汁,是爹娘在不耽误农活的前提下,为了给爷爷奶奶治病,以及供我和姐姐上学,额外增加的一种劳作,很不轻松。

  后来,我和姐姐有了个小秘密,每次轮到我们推磨时,总也到不了规定的圈数,比如数到五,再倒回一,数到八,再倒回六,变着法儿地多推几圈。爹娘好像没觉察,我们偷着乐呢!

  其实爹娘何尝不清楚女儿们的苦心,当我们满头是汗的时候,总是慈爱地摸摸我们的头,抢过手中的磨杠……

  过滤完豆渣,就点灶烧锅!豆汁冒泡了,就开始用小火,并用长柄勺子搅拌,直到豆汁被完全烧开,爹就招呼娘:“拿碗来!”舀上两碗热气腾腾的豆汁,递给姐姐和我:“你们歇一会,喝完,上学去!”

  灶台下,柴火柔柔,托着锅底;大铁锅里,豆汁轻沸,香味浓郁,袅袅婷婷,散出灶房,香满小院,又溢出去!唤醒了熟睡的村里人,于是陆陆续续有人拿着碗、盆,赶来了!

  爹生性豪爽豁达,熬制的豆汁真材实料、童叟无欺,生意自然红火!

  那熬豆汁的锅底,有一层金黄的锅巴,娘用铲子轻轻地刮下来,撒点盐,滴上香油,就是一盘好菜,带着豆子的清香,还有锅巴的焦香,这可是我们家特有的美味!

  爹娘忙里偷闲,和我们围在饭桌旁,咬一口玉米饼子,喝一口豆汁,再夹一筷子锅巴,美美地嚼着,香香的,暖暖的……

  如今,虽然早餐也常买豆汁,可是,总觉得比不上小时候豆汁,那般芳香怡人。或许是因为那全家上阵、汗水滴落的浓浓亲情,或许因为那石磨轻碾、柴火慢熬的幸福和希望吧?

  秋凉豆汁暖,秋来乡愁浓……(单淑芹)

来源:香江紫荆网

编辑:

  • 资讯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