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紫荆影视传媒


童年的冬天

2019-11-05 11:18:28    责任编辑:    字体:

   慕然

  岁月的河水流走了春的青翠,夏的浓绿,秋的金黄,凝结成冬天的味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冬不同。冬天又到了,童年冬天所有的回忆,从春天升腾,美丽了夏秋,飘到冬天的寒风。

  那时候,早上起床是最大难事。家家生煤炉,早晨煤炉熄灭,被窝外寒冷无比,沉溺于温暖中,非万不得以,谁又爱动。但那时又是温暖的,衣服早已放在父母被窝里暖过,起床后穿上长辈们亲手做的小棉袄,红色、蓝色、香槟色刺绣的缎面加上中式的花样盘扣,里衬是柔软的棉布,续上蓬松厚实的棉花,穿上就是满满幸福的一个冬天。为了御寒,窗外挂着麦秸秆编成的厚厚的草帘,拉起草帘能看到窗玻璃上美丽的冰花。树林,高山与流水,雪原……各种图案,各种变化,每天都不重样。起床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坐在窗边,往窗户上呵气,然后用手指乱画,透过玻璃看看窗外是否下雪了。

  学校教室中央支起炉子,某个墙角砌了煤池,老师指派专人管理,还安排了职务叫“炉长”,通常是班里那些个子稍高的同学。我为了体现积极,早晨要提前去教室在“炉长”的带领下生炉子的。有了炉子,冬天在教室里不是很冷的,为了保暖,教室窗户的缝隙还用透明宽胶条封死。班里同学感冒人多时,老师会把食醋一点点地浇到炉子上去,滋滋的响声中白雾升腾,屋内便弥漫了浓烈的醋酸味。相传,这是预防感冒最有效的办法。

  放学回家后,屋内火炕前的炉火通红,火苗通过烟道窜向火炕,把火炕烧的滚烫。炉子上坐着一把铁壶,壶里烧着水。炉子四周用铁丝弯成的架子上烤的咸鱼、地瓜、馍片,有时还有烤的香香脆脆的包子。那些特殊的香味穿过时光一直飘到现在,现在回想起来,仍让我的口水不禁流出来。夜晚,写完作业后,往烧得热热的火炕上的被窝里一钻,那叫一个舒服。

  记忆中儿时每年冬天都会有大雪,成片的雪花落下,打雪仗,堆雪人…我的心里就乐开了花。雪后稍暖,会有水从屋顶流到屋檐,如果碰到冷天,就会形成冰柱,我常常用石头打下来,用手抓着它玩,有时候会用舌尖舔一下冰柱,凉到心里,有时会像飞镖一样,扔到雪堆里。

  那个时候冬天洗个澡很隆重,只能去澡堂,大约两周才能洗一次。城里就一个澡堂就是国营浴池。洗一次澡几毛钱,浴室简陋地铺上一层瓷砖,大池里人像下饺子一样,有时候我洗累了就在池边台上躺下,用毛巾盖在脸上,借着池中浓浓的热气,小睡一会。浴室门口有一个蒸着热毛巾的大锅,从浴室出来后用夹子夹出烫手的毛巾驱赶更衣室的寒意。

  关于童年冬天的记忆,有温暖的煤火,有吃不完的酱油菜,有在我身边的伙伴……当我长大了之后,发现再想找回童年的回忆好难,原来儿时的回忆只有拥有,没有重复!

来源:香江紫荆网

编辑:

  • 资讯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