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紫荆影视传媒


救火归来突发疾病去世 他留下遗愿捐献多个器官

2018-04-29 10:20:08    责任编辑:淑静    字体:

 点击进入下一页

  巴南区基层党员干部李永波(右)生前给贫困户送去慰问金。 上游新闻记者 杨新宇 翻拍

  李永波生前是巴南区安澜镇城环办副主任、公路办主任,镇党委派驻棋盘村党委书记。2018年4月2日晚,镇内突发火灾,他匆匆救火后,返回途中身感不适,却仍然坚持应急值班。第二天早上,由于病情加重,李永波被送往医院治疗。

  昨日清晨5点50分,陆军军医大学附属西南医院的手术室里,李永波经救治无效,永远地离开了人世,享年47岁。按照其生前遗愿,李永波成为了重庆市第289例器官捐献者,他的1个肝脏、2只肾脏、2只角膜,会在另外5个人身上绽放美丽的生命之光。

  在生命的最后12个小时里,李永波的家人帮助他完成了这个遗愿。

  参与救火突发疾病 清醒时他对家人说出一个遗愿

  4月2日晚8点过,李永波正在镇党政办应急值班,接了两个电话后,他跑出去,驱车赶往近20公里外的顶山村。当天和李永波一同值班的岑代英在值班工作记录上记下了当天的情况,“顶山村办公室后面代家(土房)发生失火,房屋被烧。20:36通知安澜消防队,经值班领导和值班人员迅速出动,村里组织扑火,厨房烧毁1间,正房一面墙被损坏,无人员伤亡。”

  然而,让岑代英没想到的是,去扑火的李永波回到值班室后,头开始隐隐作痛。“第二天早上6点过,他给我发信息,说他很痛,要去医院。”前妻古宗群回忆。担心李永波出问题,古宗群打了电话给李永波的二妹,“因为我要上班,就麻烦她陪他哥哥去医院。”

  在送小孩上幼儿园后,二妹李永秀接到了李永波。“看到他时,我都吓了一跳。他脸色卡白,一直在喊痛,手脚冰凉。”赶到医院后,李永秀才意识到问题很严重,“医生检查完就说是脑出血,让马上住院。”

  在这之后的每个早上,古宗群从7点开始就守在重症监护室外,直到下午才能见到李永波一面。

  然而在4月4日,当着母亲、两个妹妹和前妻古宗群的面,神情不大对劲的李永波自言自语,“实在不得行了,让别人活起还是不错。”在李永波说了几次后,家人才明白,他是在立遗嘱。

  “对于哥哥的话,我们没有当场答应,怕妈妈受不了。”大妹李永梅说。

  “我也理解大哥,我女儿之前得了白血病,红十字会救助了我们,他也在医院看到很多素不相识的人捐赠。”二妹李永秀说。

  捐献器官回馈社会

  悲伤的老母亲支持儿子的决定

  前天下午,李永波病情急剧恶化,陷入重度昏迷,生命恐已无法挽回,其母亲和妹妹向医生提出了他的一个意愿——如果自己去世了,希望通过器官捐献的方式回馈社会。

  “我的儿子是党员,生前就这么一个遗愿。”李永波69岁的母亲声音有些颤抖,眼泪始终在眼眶里打转。尽管很悲伤,但她支持儿子的决定。“火化了也是一把灰,把有用的器官捐献出来,救活其他人,也算是换一种活着的方式。”

  为了完成李永波的最后愿望,陆军军医大学附属西南医院调派体外循环团队,将体外循环设备搬上120急救车,赶赴巴南区人民医院对李永波进行转院。通过体外循环技术,为他提供生命支持。

  前天晚上9点过,李永波被顺利送往西南医院重症监护室,医生们不放弃最后一丝生机,设法对他进行抢救。

  病症仍不见好转

  家属在器官捐献同意书上签字

  昨日凌晨0点过,重庆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来到西南医院,与李永波的家属进行沟通,介绍了器官捐献的相关政策。此时,重症监护室内的抢救仍在继续,但李永波的病症依旧不见有任何好转。

  经过3个多小时的深思熟虑,李永波的家属在器官捐献同意书上签了字。器官捐献办公室的手术医生杜欣随即与3名同事赶往手术室,为器官捐献手术做着准备。

  凌晨5点半,一切准备就绪,李永波5岁的儿子被医生叫醒,去和爸爸做最后告别。大人们失声痛哭,孩子这才知道,爸爸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凌晨5点50分,李永波因抢救无效宣告临床死亡。

  让生命继续延续

  已有3名病患移植所捐器官

  为李永波默哀后,杜欣和同事们在两位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的见证下,从李永波的遗体中成功获取1个肝脏、2只肾脏、2只角膜。

  “这些捐献的器官,至少能让两个人恢复光明,让肝脏、肾脏衰竭的病人重获新生。”器官捐献办公室主任李剑表示,身为基层干部的李永波虽然离开了人世,但却用器官捐献的方式让生命继续延续。

  截至目前,李永波捐献的肝脏已成功移植给一名46岁的男性罹患慢性重型乙型病毒性肝炎患者身上,肾脏分别成功移植给两名40岁左右的男性慢性肾衰病人身上,手术约在昨晚11点左右结束。角膜正在匹配患者,预计能让2名角膜盲患者重见光明。

  他们眼中的李永波

  前妻 “原定去年复婚,但他工作实在太忙了”

  4月22日早上,李永波身体情况已有好转,等着再检查一次身体,就准备出院静养,然而病情突然加重。“7点过,我刚给他买了早饭吃,扶他躺下。他就开始喊痛,痛得不得了。”古宗群喊了医生后,立即给李永波按摩,想减轻他的痛苦。

  不过,李永波全身开始抽搐,“我按摩他的脖子都硬得不得了。”已经哭不出泪的古宗群说,“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害怕,没想到手术后,他就没了自主呼吸,再也没和我说过话。”守着李永波的这几天,她几乎没合过眼睛。。

  “我们本来准备去年就复婚,结果他工作太忙,一直没去扯证。好不容易说他身体好点了,准备4月23日去扯证,没想到4月22日又突然发病。”

  “他还给我说,扯了证,带我去旅游,去新疆,也拍一张全家福。”

  这些回忆,古宗群都记在了心里。

  妹妹 “姑姑50年后回渝,他才请假来陪伴”

  忙,也是李永波给两个妹妹的印象。

  “他是大哥,是家里主心骨。有时候我说要请他吃饭,他都说忙得很。今年好不容易聚一下,还是因为姑姑回重庆来了。”李永梅说。

  约了很久的饭,在4月2日,一家几口终于吃上了。“姑姑去了新疆,中间一直没联系,有50年没回重庆,现在联系上了,她就回重庆来看看我们。”趁着这次姑姑回来,李家兄妹们就约好,要好好陪陪姑姑。

  李永梅说,“大哥差点又要失言,他说要值班,后来还是和别人调了班请了假,大家才一起去了朝天门,看了洪崖洞,也就只有那么一天。”

  李永波的忙,在安澜镇党委书记汤先进那里得到了印证。“去年,我们响应全市公路建设三年大会战,李永波作为公路办负责人,发出了‘公路不建好誓不休’的誓言。在他的努力下,去年安澜镇被评为了‘重庆市农村公路养护示范镇’。”

  同事 “修路、解决饮水问题,他冲在最前面”

  安澜镇棋盘村村主任吴先毅对面的办公桌,再也不会有李永波的身影了,暗红的桌面已经蒙了一层薄薄的灰。

  “抓党建工作,原则性很强。”这是吴先毅给重庆晨报记者说的第一句话。生前是安澜镇城环办副主任、公路办主任的李永波,也是镇党委派驻棋盘村的党委书记。“他到我们这里来,是没有待遇的,中午吃饭都是自掏腰包,很多个周末还在我们村忙。因为很多党员平时都在外面上班,要开会的话,他都是选在周末,这样党员会多一些。”

  作为安澜镇公路办主任,从前年9月23日到村里后,李永波在村里干起了老本行——修路。

  吴先毅还记得,那时候村里的七、八、九、十社还不通公路。“他来了后,立即现场勘查线路,前年年底就开始修路。去年底,这条7公里左右的路历经波折终于建好了。”

  吴先毅说,“在棋盘村的一年多时间,李永波亲自规划修建了7.6公里的道路,还修了5.4公里的泥结路。去年有30户村民饮水出现问题,他也是冲在最前面来帮忙解决。”

  吴先毅的手机里至今还保留着去年7月14日的几张照片。“那天高速路上一辆运柴油的货车发生侧翻,柴油倾倒后污染了我们七、八社村民的饮水源,30户村民生活用水全靠肩挑背扛到一两公里远的地方担水。肇事司机不愿意赔偿,李永波肯定不干。他和高速路执法队联系,前前后后协调20多天后,司机拿出两万余元,用于村民挑水的务工补偿,每户村民拿到了几百元的赔偿。”

  贫困户 “他给我妻子垫医药费,还帮我找工作”

  对于徐华国来说,李永波帮过他的忙,“这个忙大得很,他帮我翻修了房子,还给我找了工作,娃儿读书,他也送了几千块钱过来。”

  2015年,李永波和村里四家建卡贫困户结成对子,徐华国家是其中之一。徐华国回忆说,“有一次妻子突然发病,他和我一起把我妻子送到医院,医药费都是他垫的,至今不知道他垫了多少钱。”今年1月,李永波还给徐华国在村里找了一份环卫工作,一个月能拿到1800元左右的工资。

  记者 罗薛梅 王梓涵

来源:重庆晨报

编辑:

  • 资讯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