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紫荆影视传媒


母亲的“劳动节”

2018-04-24 10:27:24    责任编辑:淑静    字体:

   文/赵小越

  朔北地区的春天来得太迟,五一过后始见浓郁春色。市里楼房供暖早已停歇,屋子里还是冷飕飕的。谷雨前后,我便已开始盘算着劳动节的出游计划了。在南方求学七年,与家人聚少离多,心中着实惭愧。毕业后,我便回家乡工作,好与父母时常照应。母亲近来身体欠佳,趁着“小长假”,我想多陪陪她。

  说起我的母亲,凡是认识她的人无一不赞赏她的勤劳。在家里,她始终是“闲不住”的,可以说是“抹布、扫帚、拖把不离手”,每天总要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才算满意,还总热心地帮着姑姑和其他邻居们干活。多年来,她那双手早已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的脸,在一次又一次与肥皂水、洗涤剂的亲密接触中变得粗糙开裂,无比坚硬。所以,母亲平日常用的护肤品仅有我送她的护手霜,其余的她都放置一旁,不予理会。每次回家,母亲总不让我干活,她说:“你回去以后什么都得自己干,在家就歇着吧。”可母亲什么时候歇过呢?她天天都在过着“劳动节”,从未抱怨。

  我住的地方离父母家有一个小时车程。母亲每次抽时间过来,都将油烟机和电磁炉擦得锃亮,将胡乱堆叠的书桌归拢整齐,将我常穿的衣物洗好,再将换季衣物打包带回。下班回来,看到房间一新,我的心头也一暖。收拾好屋子后,母亲便要离开,我劝她,何不再待上一晚,请她出去吃好的。母亲说,我来这就是为了帮你收拾收拾,你姥姥还在家呢,我不放心她一个人。我想留她,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自从姥爷去世后,母亲把姥姥接到市里照顾,姥姥身体抱恙,母亲更是不让姥姥干一点活,碰一下炒锅,姥爷生前买菜、给姥姥备药的任务全部由母亲揽了过来,甚至晚上也不放心姥姥一个人在屋里睡,怕她身体不好,更怕她心里过分思念。我目睹着母亲的孝顺辛劳,暗下决心,等母亲年迈时,定要这样孝顺她,可又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毕竟母亲的孝顺无人能及。

  母亲回去后,我凝望着桌子上母亲给我买来洗好的、我最爱吃的草莓与芒果,厨房里还热着我最爱吃的豆角与杏鲍菇,眼前的一切就再次模糊了。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今年无论如何我都要让母亲度过一个悠闲舒适,不同于往日的“劳动节”。想到这里,我已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来源:香港卫视山西

编辑:

  • 资讯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