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紫荆影视传媒


 失忆的母亲

2019-09-03 18:12:01    责任编辑:    字体:

   (张明)

  母亲今年82岁,精神矍铄也很健谈,就是记性不好。她干家务总是丢三落四,有时烧水忘了水开,竟然把壶烧坏;刚和好面粉放到一边,待会又进来和面。她炒的菜不是没放盐,就是盐放多得没法吃。平日里我只让妈妈和面、擀面,炒菜的活由我来完成。

  近几年来,我发现母亲的记性一天不如一天,脑子似乎有点痴呆。一个事儿会不停地问,我给她说了,没过一分钟又来问,有时把我问的好烦躁,甚至不理她。母亲像做错事的小孩,嘴里嘟囔着“我又问多了?”那年,母亲听说我要带她去香港澳门旅游,兴奋得一夜未眠。她问我是不是带她去出国?在她的记忆中香港、澳门过去是殖民地外国人管,到了那就等于出了国;一会儿,她又来问我是不是带她去兰州、厦门……问的我苦笑不得。

  我母亲年轻时是个事业型的人。她先在供销社当营业员,又到县政府当打字员,后到水司当经理。她干一行,爱一行,为人亲善,走过的几个单位,竟然没有一个对立面,不论为官还是为民,都能和大家打成一片。那年,她从水司调到县委统战部当干事,每天总是提前半小时到岗,打扫卫生、提水,把办公室整理的井然有序,大家为她竖起了大拇指!如今,母亲虽然记忆差了,但她对过去发生的事却记忆犹新。特别是对朋友们侃起,在习近平总书记家吃饭时的情景时,就激动不已。那年,她随三原有关部门,来到福州举办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先生书法展览。时任市委书记的习近平听说来了陕西乡党,便在家里设宴招待他们,并请大家转答他对三原人民的问候!当时,母亲就坐在习近平左边,他们像老朋友一样边吃边聊。母亲对习近平说,她六岁那年冬天,就在于右任先生创办的三原民治小学上学。一天,她在于老住的楼下玩耍,于先生身穿青布棉袍从楼里走出,来到她面前,一手捋着胡须,一手摸着她的头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子?”……每次,母亲说起这段难忘的往事,眼里总放射出兴奋的光芒!说到最后总有一句惋惜的话,我当初怎么忘记和近平乡党合影留念呢?

  母亲是个重感情的人。有一年,她听说我的一位朋友患了癌症几天没吃饭,就给我一百元并叫买一份羊肉送过去;四十年前,我参军临走的那天晚上,母亲让我睡到她旁边,她抽泣一夜,再现“母别子,子别母,白日无光哭声苦”的情景,泪水打湿了她的枕头。多年后,母亲告诉我,在我从军的日子里,她每晚听到飞机声就以为有战事,愁得睡不着;每次想我的时候,她就拿出相片看了又看,然后抱抱我曾穿过的衣服,久久不愿放下……

  如今,母亲失去了记忆,然而她心中的那份对儿女的爱,却一直没有忘记。每次我从西安看望女儿回来,母亲总不忘过问她的工作和婚事;我每天推车出门上班时,母亲总会叮咛我路上注意行车安全……然后,她拉开小门送我出门,目送我的背影消失在巷口;母亲记不住她的手机号,却能牢记我的手机号。每天下午我散步回去晚了,她就不停地打电话,生怕我出什么事,要么就在巷口等候我。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就是生我养我疼我的母亲!每当夕阳西下,我总能在巷口的石墩上看到母亲等儿的身影,心里就充满无限感慨:母亲呀!你对我的爱比天高比地厚,我一生都报答不完!

  哦,爱你!我失忆的母亲!

来源:香江紫荆网

编辑:

  • 资讯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