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紫荆影视传媒


我为乡亲写对联

2020-01-07 10:16:46    责任编辑:    字体:

   神州网山西讯:(通讯员 王保义) 鼠年春节即将来临,每到春节来临,过去临近春节我为村民群众写对联的事,就会在脑海里浮现。

  在我们高平市三甲镇南河村,我写的毛笔字实话实说:一、一般般。但我清楚地记得,自从1965年我中学毕业后,每年腊月廿三一过,我就开始给邻居写对联了。到了上世纪70年代后期,我当上了民办教师,村里人找我写对联的就更多了。可能有人要问了:大过年的谁家不愿意贴副字休苍劲、漂亮的好对联,偏偏让你这个“二把刀”写呢?告诉你,我有两大优势:一是我会编对联(当然有的是顺口溜),内容符合每个来写对联家庭的特点。二是我这个人没有架子,好央求、好使唤,且能上门“服务”。

  我写对联,师从我的父亲。父亲虽不是一个高程度的文化人,但也算得上一个乡村的识字人,加之后来他在剧团工作了近20年,对书法十分感兴趣。记得我在屯留县上中学时,父亲就教我蘸着水在方砖上练习写毛笔字。说是练出一手好字,将来到剧团当个文化教员,抄个角单、写个戏报都用得上。可是,计划还不上变化。这个美好的愿望后来破灭了。

  “文化大革命”刚开始,父亲就被谴返乡了,我复读的学校也打发我们几个复读生离开学校了。即使在这个时候,父亲在生产队劳动“开春一张犁,入冬一辆车”,伴着他那头老黄牛犁地、送肥,在繁重的田间劳动和受人欺辱的煎熬中,仍没有忘记为我准备水和方砖让练习写毛笔字。值得骄傲的是,那年春节我不仅为我家写了对联,还有几户“贫下中农”也让我为他们家写了对联。清楚地记得,有一个和我同岁的贫农,小小年纪就掌管着生产队仓库的钥匙且很有来头。我编送他的对联是“贫下中农顶梁柱 生产队里掌权人”,横皮是“根正苗红”。

  1977年,时来运转,我当上了村小学校的民办教师。从那时候起,我们这个小村庄除了几户“文化人”家庭之外,邻居们都找我写对联。就是邻近的后河、河北两个小庄的社员,也有人拿着红纸到我家让写对联。因为写对联,第二生产队家庭最贫困的田小旦还让他儿子认我当干爹。后来,不仅是过年写对联,就是平时谁家有个红白大事写对联或修房盖屋写花梁之类的,也成了我这个民办老师的“份内事”。再后来,我离开村小学到镇政府工作,大多数乡亲遇上大事写对联,仍要早早把红纸送到我家。即使我家庭中主要机器(妻子)重要零件发生重大故障,我的心情处于极度痛苦的那几年,只要乡亲们送来红纸,我总要为他们写好捆成卷等他们来拿。

  后来,对联由手写变为印刷了,我也就不再为乡亲们写对联了。近两、三年,手写对联似乎又活跃了起来。我也随之忙乎了起来。

来源:神州网山西

编辑:

  • 资讯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