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紫荆影视传媒


“赵东来局长”:《水浒传》里打真虎 曾有婚姻危机

2017-05-02 10:14:58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

   日前收官的《人民的名义》,收视率再创新高。这部反贪大戏从开播一直火到结尾,更成了很多年轻人热议的话题。剧中一众老戏骨们也突然找到点大IP的感觉。除了备受追捧的书记、厅长们,女性观众们最迷恋的则是有点痞、又不失温柔的赵东来局长,民间还流传着一句话——“要嫁就嫁赵东来”。

  很多年轻人可能不知道,饰演赵东来的演员丁海峰,曾在1998年的老版《水浒传》中饰演武松。在连3毛钱特效都没有的当年,可是跟老虎真打。而后,丁海峰一直以硬汉形象示人,一度被人误以为是武行出身。

  现在,“赵东来局长”正在山东荣成的一个渔村里拍一部现代农村轻喜剧。“硬汉形象是影视作品中的,跟我生活中还是完全不一样的,不过现在我正拍的这个戏,算是我一个比较颠覆自己的角色。这个渔民造型,我是这两天才敢往外发照片,之前一直有点偶像包袱。”

  【“人民”的问答】

  新京报:怎么样的机缘,接到赵东来这个角色?

  丁海峰:我来这个戏呢,也是因为一帮老哥们儿,老朋友们在一起。大家一块儿玩一下,又是这么好的一个剧本儿,所以就来啦!我接这个戏之前只是跟导演聊天,给串一个角色,具体演谁之前并不知道。而且又知道是周梅森老师亲自编剧,包括演员都是这些老戏骨、老朋友们,我说没事,不给钱我也得来!

  新京报:所以拍这部戏,真的没片酬吗?

  丁海峰:比较少,就是意思一下。

  新京报:剧中与达康书记对手戏很多,对他可谓言听计从,能评价一下吴刚老师吗?和他拍戏是什么感觉?

  丁海峰:吴刚老师呢,确实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演员。他的塑造力,他身上的张力是非常强大的。我印象特别深的那场戏,他跟欧阳菁刚刚离婚,然后突然闯到我办公室,当时把我吓一跳。我的直觉、现场的感受就是我后背的汗都出来了。我不知道他找我什么事情,因为他发生的那一幕我并没有看到。他没有说话直接冲到我的坐椅上坐下,那一瞬间真的是觉得后背的汗都下来了。我不知道书记找我究竟什么事情,就是他给我传递的那种信息,那种张力特别棒。

  新京报:这部戏火了,片酬涨了吗?

  丁海峰:这部戏火了那是这部戏得到广大观众的关注,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儿。但是对我的个人生活也好什么也好,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吧,我没有去想过这个。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呗,该吃吃该喝喝啊!

  1 《水浒传》演武松 张纪中觉得他不成

  1995年,丁海峰刚刚毕业,“当时我觉得前途渺茫,在长春戏也不多,我就动了改行的念头。我们家人也劝我,说你别当演员了,朝不保夕。当年年底的时候,北京那边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中央电视台水浒传剧组想让我来饰演武松。”丁海峰很兴奋,“我在学校的时候拍过两部农村戏,没有拍过古装戏,还是名著。”所以到了剧组,丁海峰就先见了导演就去试装了,试装之前,副导演给了丁海峰一个纸条,上面有一段武松的台词,让丁海峰准备准备。

  “有经验的演员,化妆的时候就开始准备台词了。我没拍过古装戏,粘头套、化妆,我都觉得很好奇,心思就没在准备台词上。”等全部弄好,穿上戏服,丁海峰已经手足无措了,稀里糊涂试完妆,丁海峰就被留下来训练了。之后每天丁海峰在练习刀枪棍棒时,都能看见旁边的花园里不断来各种角色试戏的演员,其中也不乏新来的“武松”,所以当时他心里还是没底的。

  一天,来了一个工作人员,说制片主任要见一下丁海峰,那是丁海峰第一次见到张纪中。“他身高1米8几,满脸大胡子,戴着一个牛仔帽,气场特足坐在那儿问我,你是演武松的?我说我是来试戏试武松的。他又问:你是中戏的?我说不是。他问:你是电影学院的?我说不是。他问:那你是上戏的?我说不是。他说那你是哪儿的?我说我是吉林艺术学院的,他摇摇头走了。”当时丁海峰心里就更没底了。那几天,丁海峰把原著又看了一遍,还看了一本书叫《金圣叹点评水浒》,“我看了一句我就崩溃了。金圣叹说‘武松,天人也!’我就在想,天人怎么演啊!”

  2 “打虎”前买了保险 前后打了两只真虎

  当年拍武松打虎还没有如今的特效,丁海峰拍《水浒传》的时候,面对的是真老虎。剧组把所有的戏份都拍完之后,制片主任张纪中跟丁海峰说:“武松啊,所有的戏都拍完了,打虎的戏留在最后了,保险已经给你买好了。”

  老虎没运到剧组的时候,丁海峰还没想太多,等老虎运到了,丁海峰想着也算是对手戏演员,还是去看看老虎吧。“有一个铁笼子,从外边看不到老虎,都是用铁板挡死了,我就顺着铁笼子慢慢绕过去,腥臊味越来越重,我也开始越来越紧张。等我转过去,那个老虎趴着,死死地盯着我,就隔着一道笼子,我当时心里发毛、浑身发凉,动不了了。”老虎的眼神让丁海峰如今想起来都有点毛骨悚然,丁海峰记得自己对着老虎说:“虎兄弟啊,咱要拍戏了,多多关照吧。”

  丁海峰拍打虎的戏拍了好几天,经常是身上衣服都被挠破了,浑身的虎骚味。拍摄影棚里用铁栏杆围起来一个区域,是他跟老虎和驯兽员活动的区域,在一个角落有个小铁笼子,里面是导演和摄影师。“拍摄的老虎前后用了两只,拍了几天第一只虎有一些动作完成不了,后来从上海动物园表演团调来一只。第二只虎很温顺,像一只大猫,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就把手伸进笼子里想摸摸它的头,它正好一抬头,我就摸到它的鼻头了,你知道老虎的鼻子什么样吗?摸起来软软的。”丁海峰说现在要是再演跟动物的戏,一定要先跟动物培养感情,不会像当年那样上来就演,“让动物对人培养出信任也很难。”

  3 平常最爱“练肌肉” 曾抗拒被定型成硬汉

  《水浒传》至今都是丁海峰演艺生涯里很重要的角色,“如果没有这个角色,我现在都不知道我在哪儿。最开始演完,确实走到哪儿都有人喊武松,这让我有一阵子有点膨胀,那会也年轻,很容易浮躁。”《水浒传》之后,丁海峰连着拍了好多年的动作戏和古装戏,“那个时候我喜欢健身,也喜欢拍动作戏,就是《水浒传》把我练出来的。别人也认为我能打,就是演大力士,还能露个块。开始没觉得,反正来的戏都是男一号,要打就打吧,拍戏之余我就是健身,把自己练的也是大块头,一看就是搞体育的、练武术的。后来是我自己不想这么下去了,我想着我也是学话剧的啊,怎么把我定位成动作演员了。”

  后来的一段时间,丁海峰就硬扛,动作戏都不接。再后来,丁海峰饰演了很多军人形象,“我本身就有军人情结,比如拍爆炸的戏,有枪声,很多演员听了会害怕,我听了就会亢奋,后来我觉得这对我的路子,我干吗要抗拒呢?既然我擅长,那我就去演呗。”

  《人民的名义》第22集有个打拳击的戏,是导演临时加的。“肌肉都是以前的底子,现在也会坚持健身,做我们这行的,健身除了爱好,主要也是让自己保持一个状态。拍戏的时候,我们宾馆楼下有个健身房,我没事就去健身,拍戏的时候我一般都是不吃晚饭的。拍《人民的名义》几乎都不吃饭,所以我一般都是晚上六七点去健身房,人在饥饿的时候运动减脂是最好的,而且运动完就不饿了,所以我都是那个时间去健身。”

  4 也有过婚姻危机 看妻子的诗流泪

  丁海峰的妻子唐歌比丁海峰大2岁,原来是名幼儿园老师。从两个人谈恋爱开始,他们的感情就不被人看好,不光是双方父母不同意,唐歌单位的同事也曾放话:“不信咱就走着瞧,他们俩肯定长不了。”以至于后来,好久不见面的朋友,见面打招呼第一句话都是:“丁海峰,你还没离婚呢?”

  唐歌自我评价是一个比较喜欢平淡生活的女人,但是丁海峰从年轻时就展露出对事业的渴望。《水浒传》播出之后,丁海峰的变化,唐歌也看在眼里:“当时他整个人都在那个光环里面,出门也需要戴墨镜了,他自己可能不觉得,但是我能觉出他的变化。那个时候,我确实也有所担心,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跟上他的脚步。”那段时间,俩人的交流变少了,有一天丁海峰跟太太提出了想分手,他原本以为太太会歇斯底里地大吵,结果太太说:“太好了,你赶紧走吧,我终于可以再去寻找读得懂我诗的人了。”

  丁海峰的妻子是个文艺爱好者,两个人最初也是因为文艺结缘走在一起,太太唐歌经常会写一些诗歌给丁海峰,当决定分手的时候,丁海峰自己也很痛苦,他看着那些诗歌泪流满面,但是他想既然自己决定了,就干脆一点,然后他就走了,去拍戏了。“当时我在一个小城,有很多古城墙,我就看着熟悉的街道和城墙,就觉得越来越忘不掉她的身影,觉得我身边应该有她在,不应该是我一个人。那个时候我们大概有一个月没联系,有一天夜里,我睡不着,给她写了一封信。那是第一次给她写信,写了好几页纸,希望她再给我一次机会。”

  5 长期出门在外拍戏 回家被“嫌”多余

  丁海峰跟太太唐歌如今有两个孩子,平时拍戏经常不在家,他觉得亏欠家人很多。孩子也缺少父爱,所以他每次回家都会加倍疼爱孩子。长期拍戏,分离多,相聚少,但是这种常态反而成了丁海峰家里最平常的相处模式。“我拍完戏回家,她反而嫌我多余。说本来过得好好的,我把他们的节奏全打乱了。所以有时候回去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我总结了一下,一般都是需要一个星期调整自己。我太太经常说,我刚回家的时候觉得我很陌生,我可能就是还没从上一个人物角色性格中出来。而且家里的事情也好久不做了,有点手生了,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即便如此,丁海峰仍旧是家里的顶梁柱,除了赚钱养家,家里的大事也都是丁海峰拿主意,所以家里孩子经常跟丁海峰的太太开玩笑说:“咱们爸爸。”几年前,丁海峰跟女演员拍亲热戏,或者是跟女粉丝合影,丁海峰的太太都会比较介意,但是从来都不会干涉丁海峰拍戏。最近几年,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丁海峰的太太反而不那么介意了,有时候还会劝丁海峰,“她有时候会评价我,说丁海峰你这个地方演得有点假,拍感情戏的时候要投入一点,哪怕那几分钟,你真的爱上了剧中的角色,我都不会介意。”只要拍完丁海峰能迅速抽离就行。近两年,丁海峰也会在工作上自我调整,“以前拍戏比较多,有好的作品,也有拍完自己觉得挺烂的戏,这两年我更在乎质量,像《人民的名义》这种剧,从团队到演员阵容,也属于可遇不可求的工作。我现在每年最多拍2到3个戏,其他时间还是回归家庭。”

  记者 张坤玉

来源:新京报

编辑:淑静

  • 资讯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