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紫荆影视传媒


《水形物语》在中国口碑不及《三块广告牌》

2018-03-17 14:08:56    责任编辑:淑静    字体:

   看之前,知道这是一部同时斩获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影片和奥斯卡最佳影片的作品,知道它在2017年被国外不少媒体和观众称为“年度最浪漫”,但看完之后是疑惑不解,如此品质和如此声誉,当真匹配吗?这个它,是昨天正式在中国内地公映的《水形物语》,目前豆瓣给了7.3分(满分10分),相对于海外美誉,在中国观众看来,它差强人意,比不上它在奥斯卡的“手下败将”《三块广告牌》。

  无处可寻的“浪漫”

  时时显露的“克苏鲁”

  批评《水形物语》需要勇气,不只是北美最重要的电影奖奥斯卡把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大奖给了它,欧洲最重要的电影节之一威尼斯,去年也将最佳影片金狮奖给了它。总不能,这么多专业电影人都看走眼吧?

  《水形物语》不是一部烂片,它在技术层面非常讲究,造型复古、音乐动人、画面精致,但最大的失望来自故事,一部爱情电影,尤其是超越了样貌、语言、物种的爱情,若能打动人,总归有些理由吧。很可惜,电影并不能服众。

  影片试图刻画一段“人与怪兽”的爱情,就角色设置而言,它与童话背道而驰,人们熟悉“美女与野兽”“小美人鱼”,习惯了俊男美女组合,但《水形物语》呢?女主角是一个年过四十、貌不惊人的哑女清洁工。怪兽似乎有“魔法”,它能让伤口莫名复原,但没有解除“魔法”恢复成英俊的王子的情节,自始至终都是吓人的鱼形。

  爱情无关外貌,这并不要紧,但爱情的产生,总该有些让人可以感知的化学反应。男主角作为饱受人类围捕、关押、虐待的神秘生物,在第一次看到女主角这个人类时,没有表现惊慌和愤怒,而女主第一次见到鱼形怪物,没有任何恐惧和惊慌,他们似乎一见钟情、迅速相爱了。这样的设置,很容易解读为边缘者互相依偎取暖、共同对抗世界黑暗。但《美女与野兽》中,贝儿对野兽好歹还有一个慢慢了解、逐步转变的过程,《人猿泰山》的珍妮和泰山也是如此,《水形物语》却没有缘由,银幕外的观众只能认为:好吧,是编剧要这么写的。

  当爱情无迹可寻,“浪漫”的评价也就显得十分空洞了。《水形物语》更明显的风格是“克苏鲁”,这个名词来自美国小说家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所创造的克苏鲁神话,如今是“模样怪异生物”的代名词。据说,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本身是一位“克苏鲁”狂热爱好者,《水形物语》的人鱼拥有克苏鲁神话里的模样,片中反派理查德拔掉自己腐烂的两根手指等画面,也时不时彰显导演的怪诞审美。

  仍有积极影响

  拓展了电影艺术的丰富性

  不过,《水形物语》也非糟糕的电影,对它的批评是放在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标准里衡量。

  这部电影给中国电影市场带来的思考,还不止于制作本身。《水形物语》让一个上了年纪、模样不美的女性演主角,讲述她的爱情,这是一件大胆的事,也是中国电影极少涉猎的,因为,在中国资本和电影人的传统眼光里,又老又丑的女性怎么能够吸引观众呢?《三块广告牌》也是如此。但这样的电影却仍然能够拍出来,并获得举足轻重的地位,这是《水形物语》和《三块广告牌》在行业内的最大价值——它们拓展了电影艺术的丰富性,肯定了皮囊之外的好演技。

  从中国观众反响来看,尽管《三块广告牌》仅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旗下的少数影院公映,但上座率保持不错,8.7分的豆瓣得分也属优秀。而全国所有院线上映的《水形物语》,上映规模远远超过《三块广告牌》,尽管口碑不及,但首日排片和票房产出目前位于全国亚军,仅次于商业大片《古墓丽影:源起之战》,看来,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名头还是颇有号召力。记者黄亚婷

来源:武汉晚报

编辑:

  • 资讯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