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紫荆影视传媒


电影评论家赵军:中国电影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2018-03-18 15:47:00    责任编辑:淑静    字体:

   记者 朱绍杰

  近些年来,一些国产主旋律电影在电影院里热播,尤其是《战狼2》、《红海行动》,屡屡获得好评。国产电影迎来了它的上升期了吗?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红海行动》主创为新电影宣传造势。 李南轩 摄

  艺术上的‘一根筋’是诚意的表现

  羊城晚报:日前上映的多部带有主旋律色彩的国产电影有怎样的特点?

  赵军:我觉得它们最大的特点就是跟当今我国崛起的现状、民间涌动的思潮是相匹配的,这种现象在中国文化史乃至世界文化史上都不罕见。一个国家在某一个历史阶段、某一个发展阶段,都会有文艺作品或深或浅地代表了时代的某种情绪,这些情绪有的是很有正能量的,有的是具有比较长远、深刻的思考价值的。我认为这一段时间的中国电影,有好几部影片都不同程度地代表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些角度,《战狼2》、《红海行动》是一个方面,《无问西东》又代表了另外一种思考。

  总体来说,我认为这个阶段的中国电影都很努力,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为文艺评论提供了社会学探讨的素材。中国电影长期在理想主义中徘徊,找不到新的方向,包括第五代导演的影片都是这样。现在各个层面、各种层次、各种角度的思考都开始找到了自己的方向,起码有人敢说《无问西东》的价值观是应该大书特书的,这是今天的中国人能够站出来发表自己意见、表明自己态度的表现。

  羊城晚报:这些影片何以吸引观众?

  赵军:在我看来,《战狼2》和《红海行动》的制作都是很认真的。这一时期同类型题材的影片,除了这几部,其实还有,但是它们的成功还是比不上《红海行动》和《战狼2》,所以即使是同类题材的影片,也不见得是每部都好。由此可见《战狼2》和《红海行动》在付诸艺术行动的心血和资本的投入方面,都充满了诚意,有着在艺术创作上我很欣赏的“一根筋”的态度。观众是很聪明的,他们是能看得出哪些影片是有诚意的,哪些影片是投机取巧的,所以站在尊重市场和尊重观众的角度,也要承认这些影片在艺术和思想上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我认为是值得载入当代电影史的。

  除了‘打’之外还有什么让人感动?

  羊城晚报:吸引观众进入电影院观赏这些主旋律的电影,体现的是什么样的思潮的背景、时代的呼唤?

  赵军:不久前好莱坞有一部电影《血战钢锯岭》,虽然也是从头打到尾,但是它更多地表现不战、不打,影片的主人公是一个不愿意拿枪打仗的人物,如果按照那种“非打不可”的观念,那么《血战钢锯岭》对于我们来说意义又何在呢?现在,我们一定不要满足于简单的场面、特技、动作、从头打到尾的情节,我们一定要看看一部影片在硝烟过去之后,人性突显出来没有,亲情、友情、夫妻情、恋人情、父子情、异国情等够不够,这才是我们衡量一部作品是否称得上伟大的艺术作品的标准。我们的影片现在普遍挖掘不够,包括这些很高票房的战争片,很多时候会觉得除了“打”之外,还有哪里值得我感动呢?它里面哪一个人物更立得住?

  羊城晚报:现在有评论认为,《战狼2》《红海行动》这一类场面火爆的影片融会贯通了好莱坞类型电影的方式。你认同这种说法吗?

  赵军:确实是用了类似的路数,但我并不认为这是艺术创作的完全成功之路。我们看很多外国优秀影片,它们未必会学好莱坞这种路数。我认为艺术创作必须要遵循某些艺术规律,艺术规律是精神世界的规律,而不是感官世界的规律,不能单纯学好莱坞那些感官规律的路数。其实包括好莱坞的很多影片也不仅仅是那样的。如果是感官规律,毕竟感官规律迎合市场,好莱坞肯定是成功的;如果说追求精神规律,那我希望有更多心灵的、宗教的、信仰的、哲学的、美学的东西。

  羊城晚报:这些影片都收获了不错的口碑和票房。它们能为主旋律影片与市场的结合提供怎样的启示?

  赵军:一般来讲,我是赞成市场原则的。我认为电影作为工业,如果没有市场、没有观众那么肯定是不行的。中国现在的改革,其实是需要一种力量去冲击过去的那种僵化、僵硬的观念、体制,所以我是为这些影片的成功叫好的。但我认为有必要把讨论深入到两个方面:一个是市场对体制的冲击,一个是艺术的层次。在艺术评论的环境中,必须要有人出来说真话,也需要有人出来说公允的话,而不是斗气的话。

  中国电影不要自满

  羊城晚报:我们现在看到很多国产的大片都“走出去”了,比如《战狼2》在美国都有上映,但反响跟国内却有一定的落差。您觉得我们这种国产大片应该如何“走出去”?

  赵军:其实可以反过来看看。这些年很多国外的影片都在中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如果不摸清楚外面的世界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走出去呢?有些人轻视印度,但我们都认为印度阿米尔每一部影片都很好看。如果我们现在又开始有盲目自大的倾向,中国电影是很难走出去的。如果我们拒绝外面的市场,怎么可能让人家买你的东西呢?

  我们的一些影片,仅仅简单地去表达当代的一些社会情绪,但其思想性依然是不够的。我认为,中国电影首先需要把握世界发展的共同价值,这是很重要的一条。《战狼2》里面有一个画面令我很感动,就是那些叛军、雇佣军和吴京他们打斗,那些老百姓被压在地窖下面的时候,里面有一段音乐,很著名的西方名曲《回家》。吴京导演放这样一个插曲,是粗中有细的。

  此外,电影需要独特的艺术追求,不仅仅是努力、有诚意就够了,还要有艺术的加工和挖掘。我们现在一些不错的影片,不时还带着一种主题先行的味道,而不是从艺术细节挖掘出来的、让观众无法忘怀的东西。从以上这几个方面来讲,我希望现在的中国电影不要自满。

来源:羊城晚报

编辑:

  • 资讯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