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紫荆影视传媒


《邪不压正》:为了一碟醋,可饺子也没包好

2018-07-17 11:09:46    责任编辑:淑静    字体:

   青灰色的四合院的屋檐绵延如海,风一样的赤子在半空飞奔而过……

  然而,电影中悬浮于半空的世界,根本不是张北海想象的那座充满人间喧嚣的旧城。张北海写得出尘世的烟火气,这偏偏是姜文不擅长的——他一半天真一半自负,一半理想一半虚无,他有孤胆英雄的情结,却看不到芸芸众生。

  本报首席记者 柳青

  《邪不压正》里,老姜扮演的老蓝对小彭 (于晏)扮演的小李 (天然)声泪俱下: “爸爸走到穷途末路了。”这是博取同情分的瞬间,姜文和蓝青峰虚实一体,掏心掏肺地兜底交代:老汉穷途末路了,忍看能不能杀出一条血路。剖白到这个程度,观众和李天然一起生出恻隐之心。可不济事啊,蓝青峰的谋略和姜文的电影都像纸牌屋一样呼啦啦地倒塌,无论蓝青峰还是姜文,都只能吞下满口的血和牙,来一句: “别叫我爸爸了。”

  这一回,纵是邪不压正,终究溃不成军。

  由姜文编剧、执导,彭于晏、廖凡、周韵、许晴等主演的 《邪不压正》,根据作家张北海的武侠小说 《侠隐》改编,描述了上世纪30年代抗日战争爆发,青年侠士李天然在美国接受特训后回到北平,寻找同门师兄特务局长朱潜龙报仇的故事。

  有人把李天然比作北平哈姆雷特,这是欺负莎士比亚作古了400多年。还是作为导演的姜文有自知之明,他说“李天然在很长的时间里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干嘛”。 《邪不压正》也给人这印象——大部分时间里,导演不知道在干嘛。蓝青峰荒腔走板的谋略、小裁缝开外挂一样带出一支暗杀队,以及更多没完没了的逻辑硬伤,其实都不能真正伤害到这部电影。借用片中台词: “成事要靠天时、地利、人和。”拍片讲究主题、人物和心理。姜文以演员出道,他笑傲江湖倚仗的核心价值是对角色的敏感,用一场戏的工夫,字字珠玑地立起 “人物”。但这是有条件的。比如 《让子弹飞》,他扮演张麻子,利用听一段咏叹调的戏份就确立了自己 “有义气、有文化、有远见”的匪中人杰形象,这个策略成功的必要条件是演对手戏的小六子生嫩,完全是个烘托张麻子的应声器。到了 《一步之遥》,完颜英和马走日旗鼓相当,四两拨千斤地调戏了马走日表演 “混蛋赤子”的个人秀,于是那句本来应该点题的金句“我还是个孩子,孩子不分大小”顿时成了笑话,这就有点不妙。 《邪不压正》更惨,蓝青峰狭路相逢朱潜龙,后者哪是省油的灯,两强相遇,室内戏怎么调度?镜头怎么给?剪辑的文章不好做。频繁的快切如果不能对情境和人设起到建设作用,只是让演员耍完抖机灵的台词,那只能说一句:戏,不是这么做的。当然,姜文在这场戏里,确实众望所归地给出了格言式的对白: “我是为了这碟醋,包了饺子。”

  这话是题眼。 《邪不压正》是那盘饺子,导演心心念念的 “醋”,是京城连成一片的四合院上,天高檐低,青灰色的屋檐绵延如海,风一样的赤子在城市半空飞奔而过。如果时光倒推30年,姜文会演的大概是 “屋顶赤子”李天然而非蓝青峰。李天然这个角色,剧情设定13岁遭遇剧变,蛰伏15年后,再出场已是28岁的男青年。但以彭于晏的表现,这个光膀子在屋顶上浪奔的小伙,心智连18岁都不到——他还是个孩子,孩子不分大小。和环境格格不入的纯真男孩,这是姜文电影里反复出现的形象,李天然、马走日和张麻子,曲折地总能回溯到 “阳光灿烂”时的马猴儿。

  回忆 《阳光灿烂的日子》,必须承认原作小说施加给电影的强大塑形力量,这是足够幸运也足够迷人的巧合,改编者和原作者的精神方向是一致的。 《侠隐》则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常年处在华语文学主流视线之外的张北海,之所以能得阿城青睐,在于他擅写城市的 “地气”,写得出尘世的烟火气。而这偏偏是姜文不擅长的——他一半天真一半自负,一半理想一半虚无,他有孤胆英雄的情结,眼中却看不到芸芸众生。

  号称 “站着赚钱”的 《让子弹飞》已然严重暴露了这一点。张麻子光芒万丈,兄弟都是陪衬, “鹅城”的父老乡亲一律划归愚昧的乌合之众,姜文太太周韵扮演的 “花姐”和张麻子看对了眼,但尚且是个傻白甜的清纯符号。 《一步之遥》举世皆浊,坑蒙拐骗的马走日成了硕果仅存的天真之人,周韵扮演的 “武六”仗一腔孤勇,陪着马走日 “虽千万人吾往矣”,有了女武神的派头。 《邪不压正》的理想状态是这样:蓝青峰的谋略和朱潜龙的野心都是笑话,日本的阴谋家则是表情包,没有任何污浊的阴谋能阻止李天然奔向“永恒的女性”关巧红,又一次,成熟性感的女性死于非命,为 “女神”代言的周韵在命运的那一头等待着男主角。这个电影里悬浮于半空的世界,根本不是张北海想象的那座充满人间喧嚣的旧城,而是成就李天然命运传奇的寓言城,一座没有 “众生”的城市,旧城墙和钟鼓楼只是修辞的地理名词。

  论创作策略, 《邪不压正》不比 《让子弹飞》和 《一步之遥》高明,但也没差太多。 “有句无章” “一堆珠子胡乱攒成串”这些创作方法论层面的问题,前两部电影里已经存在。但是,议论 《让子弹飞》或 《一步之遥》,尚且可说 “喜不喜欢这菜,是个人口味问题”。可轮到 《邪不压正》,争议的不是口味差异,而是端上桌的菜不成菜——从戏剧构作到视听表达,太多章法错乱。

  无论喜欢或反感,都得承认 《让子弹飞》和 《一步之遥》自始至终有一口气顶着。可以理解为男性的荷尔蒙,也可以理解为某种高蹈热烈的情怀,总之是股精气神的力量。这力量形成的前提依赖于作为演员的姜文的个人魅力——他出演了那个被辜负的、但是被观众认可的 “英雄”。问题在于,张麻子有魄力一走了之,留一个背影惹无数牵挂;马走日已有点力不从心,只能从半空一跃而下;到了李天然,比起这个角色有没有勇气复仇,更棘手的问题是姜文已没有大露八块腹肌在房顶上裸奔的本钱了。他老了,做起教父,在电影里给自己找了个 “儿子”。 “教父”打着如意算盘,以为自己承包了大智慧,把荷尔蒙的任务留给了 “儿子”,1+1继续加出一个孤胆英雄梦。可惜,这种简单的数学在电影面前是不管用的,是够不到“赤子”的一步之遥。

  遣走李天然时,蓝青峰那张血肉模糊的嘴定格成凄凉又寒碜画面——“别叫我爸爸了”,触目惊心。

来源:文汇报

编辑:

  • 资讯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