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紫荆影视传媒


《零的执行人》 4问解读全新“柯南”

2018-11-06 18:28:17    责任编辑:淑静    字体:

  1994年1月,31岁的日本漫画家青山刚昌创作出了《名侦探柯南》漫画第一期,1996年同名电视动画片在日本首播,1997年柯南走进大银幕、第一个剧场版《计时引爆摩天楼》与观众见面,1999年《名侦探柯南》开始在中国教育电视台及辽宁教育电视台首播前105集……从“柯南”第一次与读者见面到今天已经快要25年,电视动画片播出了近一千集,登上大银幕的剧场版达到22个。在这一系列数字的背后是“柯南”这个动漫IP的地位和影响力。最新剧场版《零的执行人》由日本导演立川让执导,作为一个80后,他的少年时代也离不开“柯南”的陪伴。而今成为“柯南”剧场版的导演,立川让对于这部经典动漫作品有了更多的理解,并按照自己的想法对人物进行了修改。本月9日,《零的执行人》将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粉丝们将看到一个熟悉又有新意的“柯南”。

  1 为什么柯南必须“踢足球”

  导演立川让生于1981年,2006年加入日本动画公司MADHOUSE开始参与动画分镜与演出方面的工作。第一部导演作品是2012年的《新世界·未来篇》,讲述一群少女要学习时空穿梭,前往未来拯救人类的故事。2015 年,他执导的《死亡游行》成为了他的代表作。在豆瓣上5000多人为这部动画打出了8.1分的高分。“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个剧场版是很‘柯南’的感觉,但是我刚拿到剧本概要的时候,觉得内容不太像以往的‘柯南’,所以我在制作方面比较担心。比如安室透这个人物会比现在大家看到的更恶一点,会做一些不太好的事情,这部分我个人不太想这么表达。”面对这个全亚洲地区知名的IP,这位80后导演出手果断,按照自己的想法对剧本展开了修改,“在安室透这个人物上我跟制作人商量,后期有一点改动。”

  立川让会与青山刚昌、编剧樱井武晴定期开会,此外也会通过网络聊天工具随时与他们沟通,显然两位前辈对于这个新人的想法非常支持,“青山老师比较在意具体的台词,比如一些台词是不是适合这个人物去说,在这方面比较他会亲自修改。”“柯南”中有很多“必须出现”的经典桥段,比如“真相只有一个!”这句经典台词,比如毛利小五郎被麻醉后变成沉睡的名侦探“说出”真相,还有一个就是“柯南踢足球”制服对手。除了亲自修改台词,立川让称“柯南踢足球”也是青山刚昌钦点的桥段,因为这个场面又大又华丽,而且做起来让人觉得很开心。当然立川让在再创作的同时,也加入了一些个人的东西。“柯南是新一的缩小版,不能暴露身份,所以小兰在哭和伤心的时候,内心会出现一些纠结,对这些情感的描写是我加进去的,之前脚本里是没有的。”

  2 为什么“柯南”既要推理案情又要表演飞车

  在立川让之前,从2011年第十五部《沉默的15分钟》开始,到2017年的《唐红的恋歌》,“柯南”剧场版一直由静野孔文担任导演,七部下来,累积的不仅是票房,还有观众的观影习惯。从2013年的《绝海的侦探》开始,静野孔文逐渐将柯南从以推理为主线变成了一部动作大片,2016 年的《纯黑的噩梦》推理元素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剧场版着重呈现了大桥追车、摩天轮坍塌等大场面镜头。但伴随着影片票房的年年暴增,柯南的粉丝们却越来越不买账,第19部《业火的向日葵》和第20部《纯黑的噩梦》被粉丝认为是整个“柯南”剧场版系列中最糟糕的两部。在接手第22部“柯南”剧场版后,平衡大场面动作和案情推理是立川让面临的一大难题。此前21个“柯南”剧场版从未超过120分钟,而这一次立川让要讲一个长达两个小时候的故事,“最困难的就是第一次做两个小时的剧场版,怎么针对动作、推理去分配时间是最有挑战的一部分。”

  在“柯南”之前立川让还曾参与过包括《死神》《枫之谷》《命运石之门》《进击的巨人》《路人超能100》等很多日本动漫作品的导演、分镜头脚本、制作等工作,他对动漫作品的“临场感”这三个字颇有心得,“我觉得自己比较拿手体现一种临场感,能和观众有共鸣,或者感觉在当下能体现到那种感觉的场景。这次柯南里面很多动作戏,还有人物感情发泄方面的场景,都是我觉得自己体现得还不错的地方。”这一部剧场版获得了青山冈昌的赞誉,称其“拥有史上最震撼的结尾”。“老师评价还是挺高的,他有一次跟我说特别好看,谢谢你。”而除了影片好看,青山冈昌也对立川让表示自己这次觉得特别轻松,”往年剧场版的分镜图有很多需要修改的地方,而今年几乎没有,所以是特别轻松和结果很好的一次。”

  3 为什么“漫威群雄”在日本不敌柯南?

  2013 年《绝海的侦探》上映后拿到了36.3亿日元票房,打破了2009年《漆黑的追踪者》创下的系列记录,2017年《唐红的恋歌》达到了68.8亿日元,而《零的执行人》再次打破纪录,截至上月末在日本本土票房突破90亿,它是今年上半年日本电影票房冠军,在日本本土动画电影排行榜上位居第八。还有一个数据也证明该片在日本受欢迎的程度:《零的执行人》4月13日在日本首映,两周后《复仇者联盟3》登陆日本,超级英雄们风靡全球,却在日本遭遇柯南的打压,票房始终不及前者,最终日本成为全球唯一《复仇者联盟3》未登顶过周末票房的自由市场。

  说到高票房,立川让再次提到“安室透”这个角色,“其实在制作环节或者过程当中完全没有预计到柯南会获得这么高的票房,因为这次的主角安室透在原作里面公安那部分没有太大描写和塑造,而剧场版主要是着重讲这个人物的公安一面和普通人性的一面反差,以及对立的感觉,两个身份的描写包括尽量去描写他一些小的举动,可能是因为这一点受到欢迎,带来比较好的效果。”而提及心中的“遗憾”,话题仍是“安室透”,“安室透是三重身份,最后一重是黑衣人组织的成员,这次没有太体现到,如果可以的话,这方面的角色也是想再体现一下,这是遗憾。”

  4 为什么“柯南”能够常有常新?

  对很多柯南迷来说,“柯南”系列有很多重要节点是大家共同喜爱的,比如第一集《云霄飞车杀人事件》,再比如2002年上映的第六个剧场版《贝克街的亡灵》。立川让也有他的独爱,“在第65本左右有一个长篇,写的一个死而复生的角色叫做赤井,比较悬疑的剧情,那个时候看着比较喜欢。”人物方面,除了柯南、小兰、毛利小五郎三个灵魂人物,灰原哀、服部平次、怪盗基德等常驻角色也都各有大量粉丝。而立川让除了比较喜欢毛利小五郎,还喜欢高木警长,因为两个角色都有极大的反差,“平常感觉不太靠谱,但是真正需要的时候,一下子就会变一个样,是挺男人的角色。”毛利小五郎的“反差”自不必说,高木警官一般情况下存在感不强,即为我们所谓的“龙套”,但2016年他曾被日本媒体评选为柯南系列配角中的最成功人生赢家。高木警官是目暮警官的部下,个性老实正直,慢慢随着出场的增多而引发关注。这个角色一开始没有名字,所以干脆就采用了和角色配音演员高木涉一样的名字。而或许有些人不知道,高木涉在片中还为柯南的小伙伴元太配音。

  立川让从中学三年级开始追“柯南”,他认为青山刚昌在创作上的“变化”在于能够把故事线不断扩大。“不能说是变化,就是线越来越多了,当时只是一个配角人物,类似千叶警官,后期人物性格会越来越饱满,在他身上会发生的故事越来越多,这一点我很佩服。”而立川让的这个回答,也解答了“柯南”诞生24年来故事始终常有常新的重要原因。

  记者 王琳

来源:北京晨报

编辑:

  • 资讯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