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紫荆影视传媒


节前放牛班的一周,《密室逃生》逆袭重围

2019-01-25 16:53:55    责任编辑:    字体:

  如果说即将到来的春节档是中国影市的春秋战国,那么过去一周就是电影市场的南北朝时期——国产片里没有一统天下的影片涌现,引进片里也没有吸引眼球的尖子生。11部新片中5、6部排厅都在十个点上下,就像是个放牛班,一堆娘不亲舅不爱的影片摆地摊码堆出售。

  令院线排片经理们没想到的是,新片排厅第五的《密室逃生》逆袭重围,成为放牛班里的学习委员。《密室逃生》的突围,军功章的一半要颁给一票竞争对手。排厅领先于《密室逃生》的前四部影片虽说积弱,但每一部都有卖点。《一条狗的回家路》旌旗猎猎,招牌是2017年引进片黑马《一条狗的使命》姊妹篇;《我要吃掉你的胰脏》是日本销量“260万+”同名畅销书改编,在亚洲范围拥有众多粉丝;港片《家和万事惊》由古天乐、吴镇宇、袁咏仪领衔,不但大腕云集,且改编自获奖舞台剧本;《掠食城市》打的是《指环王》原班人马的彩旗,彼得·杰克逊坐镇幕后。

  这几部影片的集体落马,除了档期冰点,作品本身的问题也是桎梏。《一条狗的使命》当年6.08亿票房且和DC超级英雄大片《神奇女侠》打了个平手,是一条当仁不让的黑狗,但说它是《一条狗的回家路》姊妹篇,却是偷换概念的小鸡贼,将原著小说的姊妹篇和电影姊妹篇混为一谈。该片制作班底另有其人,并非《一条狗的使命》和《忠犬八公》名导霍尔斯道姆,霍氏趁热打铁执导的《一条狗的使命2》要到五月才能上市,这个亲戚攀得过于勉强。再说去年总共有13部与狗狗相关的影片上映,只有《犬之岛》过了四千万,不是每一条狗都够黑。

  《我要吃掉你的胰脏》听上去很是重口味,尤其像我这种保守的七零后,很容易被片名吓退。其实这部电影根据日本同名畅销书改编,是个纯爱故事,属于小清新日漫。问题在于,这个故事的真人版《念念手纪》去年引进时票房不过四百多万,所以别指望它换成动漫版突然华丽转身。它在原著党和日漫分众人群里有相当的群众基础不假,但毕竟体量有限,而且片名观影障碍显著。

  《家和万事惊》改编自张达明25年前的一部舞台剧,曾获过剧本大奖,并入选香港中文大学相关专业必读剧本,而且张达明亲自改编并出演片中父亲一角,可惜导演权落入邱礼涛之手。邱礼涛在香港导演里属于高产导演,但他作品相对平庸,也不擅长这类聚焦小市民苦乐的笔触。《家和万事惊》拍好了,可以是《岁月神偷》,可惜它在商业的套路上跑偏了。

  《掠食城市》既有点真人版《哈尔的移动城堡》的意思,也有点升级版《疯狂麦克斯》蒸汽朋克的意味。该片有《指环王》导演彼得·杰克逊坐镇出任制片人,可惜影片除了特效似乎并没有其它看点,加上北美票房和口碑双扑,转战中国已是残羹冷炙。该片有点前些年《太极侠》基努·里维斯提携陈虎的影子,导演克里斯蒂安·瑞沃斯一度给彼得·杰克逊打工,曾是《指环王》《金刚》的特效设计,如今轮到彼得·杰克逊提携小弟。

  相比之下,《密室逃生》优势最少,既无当红辣子鸡明星,亦无幕后大咖坐镇,但也是毛病最少的一个。影片一如其名,就是个游戏杀,只不过将游戏演绎成真,将我们日常玩的“密室逃生”安全淘汰演绎成了“密室杀人”,入局者只有通关逃生一条路可走。听上去大有《饥饿游戏》的即视感,只不过将虚拟未来放到了现实当下,一众日常男女被诱拐入局,发现问题为时已晚,没了悔路和退路。它虽说简单粗暴,但步步惊心,一气贯通,全程无尿点。

  《密室逃生》的创意并不新鲜,它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流行的硬汉派囚笼游戏,以及近年涌现的《饥饿游戏》《移动迷宫》《分歧者》青少反乌托邦三部曲都有共同基因,而它拿大众喜闻乐见的流行游戏做文章的逻辑,与《头号玩家》也有亲缘关系。它的进化在于它略微高于生活又不至于距离我们现实生活太远,用一个高科技的密室设计,将我们对“密室逃生”游戏的体验引入到更上层楼的“超验”中。可惜的是,这个本可以有更高维度的故事没能走得更远,结尾又回到了囚笼游戏的罪恶路径,开篇提及的量子理论以及“国防贡献”都成了烟雾弹,并没引领我们进入科技新未来。如果结尾改成因为量子领域其他科技的突破,将游戏变成一个试验场,一众主角历劫重生,那这个故事的维度将大为不同。

来源:北京日报

编辑:

  • 资讯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