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紫荆影视传媒


《老酒馆》开播 时代审美为"老字号"开启新叙事

2019-08-27 16:57:37    责任编辑:    字体:

  记者 王彦

  高满堂编剧的《老酒馆》昨晚在北京卫视、广东卫视开播。一壶浊酒相邀,小酒馆里浓缩世间百态,以酒说事以酒品人,诉说民族义家国情。

  一开播便引发关注,既是因为《老酒馆》是继《老农民》《老中医》之后,高满堂“老字号”系列的第三部,也是因为主演有第六次合作的陈宝国,还包括秦海璐、程煜、牛犇等资深演技派。无论是过往作品的口碑,抑或主创取得的业界声誉,《老酒馆》都被观众寄予厚望。

  不过,开播时分,主创更愿用“不变中求变”“老传统新叙事”来描述此番创作。导演刘江以当代都市题材见长。在他看来,《老酒馆》一以贯之的是对人物的看重、对历史的敬畏、对现实主义创作手法的坚持;在影像画面与叙事节奏上,则与“老字号”系列大为不同,“像是一瓶老酒,用了符合时代审美的叙事方式来包装,让它更有活力和生命力”。

  是高满堂“致父亲书”,也是年轻一辈亲近历史的风情画

  《老酒馆》由上海儒意影业出品,故事从上世纪20年代一直讲述到新中国成立前,闯关东来到东北的小人物陈怀海历经磨难,落脚大连开酒馆谋生计,利用老酒馆结交抗日志士,传播爱国思想。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一方天地照见个人命运与国家变迁的紧紧相连。

  于编剧高满堂,《老酒馆》是极为特殊的,因为故事里浓缩着父亲的影子。“我家从爷爷那辈开始闯关东来到大连,居住在兴隆街,父亲是开酒馆的。”编剧手记里,他详细述说剧本由来。老酒馆里往来的人,有闯关东的,有抬过参的,有山场子水场子滚过的。各色人物在此留下故事,凝练出一则年代传奇。

  真正“催”编剧动笔的,是比传奇更重要的东西。高满堂说:“我敬畏历史,希望传奇不离奇。用准确的历史观讴歌那些真实的、充满正能量的英雄人物。”荧屏上的老酒馆里,观众将看见在那积弱积贫的年代里一个个救国护民的英雄,看见中华儿女“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气节。高满堂觉得,新剧的故事和情感都很浓烈,是因为自己寄予不少情怀在其中,也认为“年轻观众需要了解父母的故事,了解爷爷,以及爷爷的爷爷”。

  如编剧所企盼的,这部“致父亲书”能触动年轻人吗?昨晚新剧开篇,一部东北地区的民俗风情画,率先在网上形成话题热度。东北的乱炖王、河南的豫菜张、热河的肉饼孙、陕西的鲜羊杨……老街老景因为“香气四溢”引来年轻观众阵阵赞叹。后续剧情里,陈怀海还会与前朝遗老那正红喝绝情酒;和伪警察喝交心酒,一顿大酒把伪警察喝得起义了。以酒文化、食文化切入,恰是当年高满堂与陈宝国碰撞出的剧作亮点,“年轻一辈并不喜欢浮夸的历史场景,相反,他们更希望亲近真实的透着生活质地的民俗风情画”。

  人物众多故事丰富,有世情风情人情,有傲骨与忠义

  导演刘江承认,自己被剧本“一击即中”。“因为里面有世情、风情、人情,有传统美德,有傲骨与忠义。比如,它表现了抗日,但叙事重点并不在复仇,而是表达爱与宽容。”

  剧中,秦海璐饰演的谷三妹人称“酒神”,王晓晨扮演的小晴天狂野不羁,两位女性与陈怀海间的感情戏颇有看点;冯雷饰演的贺义堂,留过洋,也开过日料店和中餐馆,后来到酒馆里做跑堂,他的身上凝结着大起大落的人生况味;刘桦扮演的三爷,是跟陈怀海一起闯关东的生死兄弟,也是老酒馆里的账房先生;84岁的牛犇在剧中饰演“老二两”,是个有讲究的乞丐,每天乞讨的钱只换二两酒,对于伙计多给的一定坚持补差价。值得一提的,牛犇的角色只有五天戏份,当时还赶上了寒潮。摄氏零下几十度的天气,瓢泼大雨一落地就结成了冰,但老艺术家始终光着脚表演,一气呵成。

  “每一个角色都不是功能性的,他们在故事中铺陈布局,向着家国同构的终点一路融汇悬疑、喜剧、浪漫情感等多重元素,直至结尾处震撼人心。”刘江表示,只要有足够好的故事基础,有扎实的表演,厚重题材同样可以赢得喜欢快节奏、强情节的观众。

来源:文汇报

编辑:

  • 资讯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